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07-12

在今年6月初香港Converge科技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华为的目标是在五年内超过三星电子和苹果,成为市场份额超过25%的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生产商。

对于华为来说,这显然是个非常有挑战性的目标。我们先看看著名研究机构IDC发布的2015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其中,三星的出货量是3.248亿台,占到22.7%的市场份额;苹果的出货量是2.315亿台,排在第2位;华为的出货量为1.066亿台,排在第3位。也就是说,2015年三星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比3个华为还要多。

从去年的出货量来看,华为要在五年内也就是2020年超过三星,显然比超越苹果更难。我们假设最近5年三星完全停止增长,2020年的出货量仍然保持在3.248亿台;即使是这样,华为也必须连续5年、每年均保持25%以上的增长率,才有可能在2020年赶上三星。

当然,也许还没到2020年三星就绷不住,崩盘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应该微乎其微。到目前为止,智能手机仍然是三星的最核心业务——2015年,以智能手机为主的移动业务占到了三星电子营收的50%。

有人会说,当年诺基亚不也是手机市场的绝对霸主,后来不还是崩盘了?要知道,诺基亚崩盘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没能跟上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代际更迭。如今,我们还看不到这种代际更迭。

因此,在同一个代际之下,包括苹果、三星和华为在内的所有智能手机厂商,大家比拼的就是综合实力,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方面的实力:全球市场、供应链、持续创新。

实力一:全球市场

目前,中国市场智能手机的销量还不到全球的三分之一。显然,华为要干掉三星,仅仅依靠中国市场还是不够的。如今,三星在中国以外的其他主要市场的表现仍然稳若磐石:在美国市场三星排名第2,紧跟在苹果的后面,华为的市场份额则连1%都不到;欧洲市场三星仍然高居第1,华为已经排在第2位了;在全球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三星仍然是第1,华为基本已经放弃。

7月7日,三星电子发布最新业绩预期,预计第二季度营业利润将达8.1万亿韩元(约470亿人民币),创下公司近两年来最高纪录,而原因就是三星3月份发布的旗舰Galaxy S7系列持续热销,预计仅在今年2季度的出货量就高达1500万台。华为今年的旗舰P9系列则是在4月份发布,目前全球出货量突破了260万台,与Galaxy S7系列仍有数量级的差距。

当然,在中国市场华为仍然高居第1位,三星则已经跌到了5-6名的位置。不过,三星和苹果两家跨国公司仍然牢牢把持着3500元以上的高端市场,华为虽然是中国厂商中表现最好的,也才刚刚突破了3000元价位。

在中国市场上,三星也开始了猛烈的反击。今年5月,三星发布了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Galaxy C5/C7,把旗舰Galaxy S7系列上的很多配置(如Super AMOLED、业界公认最好的拍照性能、三星智付等)一股脑装了进去,价格却杀到了2199-2799元。如果我们研究一下国内最大的手机电商京东的销量数据,就在发现在1700-2799元这个价位段,三星 Galaxy C5/32G/烟雨灰这款手机的销量排在了第6位,而且已经卖断货了。

实力二:供应链

华为的智能手机业务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与其日渐完善的供应链能力是分不开的。其中,华为自主研发的海思芯片功不可没,它不仅让华为智能手机节省了不小的成本,更让华为能够根据按照自己的市场节奏、选择最合适的时机(一般都是在三星和苹果发布旗舰机的空档期)发布自己的旗舰产品,从而最大程度地抢夺市场。

但是,如今的华为仍然无法完全控制供应链。为什么这么说呢,不信大家看一下,手机的硬件成本(BOM)当中,最贵的几大元器件分别是处理器、屏幕、存储。其中,处理器华为已经通过海思实现了自给自足,而另外两大块却仍然需要依靠外部供应商,特别是三星的支持——目前,三星几乎垄断了手机AMOLED屏幕;手机最常用的NAND Flash闪存,三星同样占到了将近40%的全球市场份额。

因此,华为未来仍然有可能在供应链上受制于人。其实,早在2012年华为推出主打超薄的P系列的第一代产品——华为Ascend P1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当时,华为Ascend P1采用了AMOLED屏幕,却由于屏幕供货不足没能大卖。此后,华为再也没有采用过AMOLED屏幕。不过,随着即将发布的iPhone 7将转用AMOLED屏幕,随着OPPO、VIVO、金立等国产手机厂商大规模转向AMOLED屏幕,华为或将面临屏幕竞争力不足的困境。

与华为相比,三星的供应链能力更强,垂直整合能力也更强,无论是手机处理器、存储还是屏幕均具备自主设计和研发能力,也都能够自主生产,从而为三星智能手机提供源源不断的炮弹。

实力三:持续创新

在中国手机厂商当中,华为最为可贵的,就是它的持续创新能力,这也使得它在国内同行中处于一览众山小的位置。2015年华为的研发费用为596亿人民币,研发费用率为15.1%,累计申请专利数在国内企业中排名第1,研发实力可谓首屈一指。

不过,三星的持续创新能力同样不可等闲视之。2015年,三星电子的研发费用高达795亿人民币,申请的通信专利数在美国排名第1,在欧洲仅次于爱立信。

2012年7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与华为研发的主力部队“2012实验室”做过一次交流,他表示,“华为公司的优势在于数理逻辑,不在物理界面。华为公司一定要在优势方面集中发挥。所以在材料科学方面,我更多的倾向于材料应用上的研究,而不是在材料的创造发明上。”

与华为相比,三星在数理逻辑上同样不弱,所以才能够自主研发出手机处理器和闪存等核心零部件。

此外,三星还有华为没有的一大优势,就是在材料科学领域。多年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使得三星在可折叠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等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试想一下,如果将来三星在这些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并产业化,创造出不同的手机形态,会不会颠覆整个手机市场?实际上,我们从采用了曲面屏的Galaxy S7 Edge上已经看到了三星的雄心。

因此,余承东喊出“超越三星”的口号固然值得鼓励,不过要真正超越三星,华为还需要踏踏实实地做好更多的基础工作,才有可能把梦想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