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8-07

文/冀勇庆

这两天,关于王思聪(王健林的儿子)与小米员工微博PK的事情挺热闹的,老冀再给大家汇报一下万达电商的最新进展。

据老冀了解,目前万达确实正在与几家“一线互联网公司”商谈成立电商合资公司的事情,有关细节正在敲定之中。不过,这几家“一线互联网公司”应该不包括目前的电商两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仔细想一下也很正常,阿里巴巴和京东应该不会参与自己不能够主导的、电商领域的资本项目。

除了这个资本层面的合作之外,万达其实也在跟京东谈一个战略层面的、业务上的合作。老冀听说,如果这个合作能够达成的话,京东将会在部分万达广场开设体验店,从而告别纯线上模式,走向O2O。除此之外,双方还会在会员、积分等多方面进行数据共享和联合推广。

对于电商,万达老板王健林还是非常重视的。老冀听说在哈尔滨召开的万达集团战略大会上,已经把电商定位为万达集团的五大支柱产业之一,与金融、不动产、零售、文化旅游等四大支柱产业并列。不过,王健林也坦诚,虽然他对其他四大支柱产业都能够做到心中有底,而对于电商却“不知道”。也就是说,万达电商其实仍然处于“待定”状态,做好了是五大支柱产业,做不好了,“该谁管就归谁管”。

当然,万达集团内部对于电商还是非常支持的。老冀获悉,万达最近定下了一个规定,其他业务集团不再单独发展电商业务,而目前已经做得不错的万达影城、大歌星的电商业务也将统统划归万达电商。

人员方面,在经历了不成功的龚义涛的开拓时代,短暂的朱战备(万达集团CIO)的留守时代,如今的万达电商还是选择了由董策、高峡、曹大军组成的外部职业经理人操盘。不过,这几位职业经理人过去在电商领域还没有真正证明过自己,这也是万达电商的隐忧所在。

总之,中国首富重新启动了他的电商战车,轰隆隆地开向了电商老大阿里巴巴。老冀在这里纯粹YY一下:是不是因为王健林看到阿里巴巴即将上市,马云即将成为中国首富,不甘心马云抢了自己首富的位置?

文/冀勇庆

最近几天里,广大手机用户都被一款名为“蝗虫”的手机木马搅得心神不宁。一旦你的手机感染了“蝗虫”,它就会读取你的手机通讯录,向你所有的熟人发送诈骗短信。一天之内,“蝗虫”就已经群发了500万条诈骗短信,给用户带来了高达50万的话费损失。更可怕的是,“蝗虫”还会窃取手机用户的短信消息,引发用户隐私的外泄,从而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万幸的是,“蝗虫”在大规模扩散的当天就被360手机卫士等安全软件检测到,从而启动了智能云拦截系统,及时进行了云查杀。当天下午4点,制作“蝗虫”的嫌疑人、一位大一学生就被警方抓获,电信运营商也在第二天关闭了相应的短信传送,控制住了局面。

今天对这几天的情况进行复盘,令老冀惊奇的是,这么个“谈蝗色变”的手机木马,竟然是一位计算机专业的大一学生,仅仅花了一个星期就编写完成的。据安全专家介绍,这个木马制作得相当粗糙,没有任何的技巧,甚至连这位嫌疑人的手机号码和QQ邮箱都直接放到了代码里面。可是,就是这么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机木马,却搅得整个中国的手机用户们鸡飞狗跳,这也充分了一旦病毒和木马与手机结合起来,尤其是当它们与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结合起来,带给中国手机用户的那种可怕的破环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手机安全专家敬告手机用户,一定要提高防范意识,不要安装不明来历的二维码,不要安装各种论坛上的应用,对于“apk”结尾的链接更要提高警惕。如果作为手机用户的你一不小心中了招,点了个链接,你明天的信用卡账号或者支付宝账号就少了钱了。

而且,手机木马的反查杀能力也在不断提高,比如木马会结合手机预装,难以卸载,会获取root权限,将自己修改成“预装”设置。如今,就连木马也非常重视用户体验了,不再是像过去那样简单粗暴地放上一个链接,而是模仿正常手机APP一步步的安装过程,做得极为逼真。这些木马通过劫持用户的短信,包括读取、屏蔽和转发等多种手段,这也使得它具备了极大的传播性。

而中国独特的安卓分发渠道的碎片化和多样化,也给手机木马的流行创造了极好的客观条件。这一次简陋的“蝗虫”木马都能传播到如此程度,未来更为高级和隐蔽的手机木马就更是防不胜防了。

不过,这也是“用的代价”。在今天这个信息化社会,你根本做不到不用手机,你也根本无法避免各种手机木马的侵袭。怎么办?目前看来只能选择一款相对靠谱的手机安全软件,希望它能够帮助我们,把大部分的木马都解决掉。

有希望与老冀探讨手机安全问题的朋友,请加老冀微信号it-reporter参与讨论!

2014-08-01

文/冀勇庆

近日,老冀采访了滴滴打车COO柳青。在加入滴滴打车之前,柳青在国际投资银行高盛工作了12年,先后担任过投资银行部分析师、直接投资部副总裁、执行董事、董事总经理等职位。

老冀:去年采访你的时候还在高盛,你什么时候去滴滴上班?

柳青:82号。

老冀:我很好奇你怎么就从“高大上”的高盛去了一家创业公司,你能讲讲这个经过吗?

柳青:这其实也经历了一个过程。去年9月份的时候,高盛想投滴滴,当时这家公司就很火了,作为投资人不能有漏网之鱼,我就去找程维(滴滴打车创始人兼CEO)他们聊了一圈,后来没有投成。没投成的主要原因还是我们想投比较大的金额,而他们当时放出的金额比较小。于是就观望一下,一下子就到了今年6月份,我们一直都还保持着联系。今年619日,我带着团队又见了一下程维,还想投他们,结果又是太晚了。我当时很愤怒,说不让我投我就给你打工吧,没想到他还真接招了,约我谈了三天。之后我就做了决定,坚决加入。

老冀:这对于你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职业转换,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柳青:总体来讲,第一,我还是想做点不太一样的事情,我投了很多企业,也很佩服那些企业家。第二,我对移动互联网很感兴趣。第三,这个就是缘分了,因为这是我这些年来真正谈过的第一家企业。这就跟结婚一样,你必须在对的时候遇到你想结婚的那个人。

老冀: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投资,还是有实业情结吧?

柳青:如果归根结底讨论缘由,还是耳濡目染吧,我们家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做实业的,做投资的还是少数。昨天王文京(用友软件董事长)说,做职业经理人或者还是做企业家,其实选择的不仅仅只是职业,而是一种人生的表达方式,我还是更想选择一种直接到一线去创造价值的方式吧。

老冀:你要去滴滴,跟你老爸(联想董事长柳传志)商量过吗?

柳青:我肯定跟他商量了,我爸对于移动互联网还比较了解,不过对于打车软件这个领域就不太熟悉了,他也不属于滴滴的目标人群嘛。我们只是在务虚的层面上谈了谈,我说想换个平台,这个平台大概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想做什么样的事情。我爸还是挺支持的,他最关心的还是我是否能够融入进来,因为这个行业确实跟我原来的行业差别太大。他问我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告诉我一定要接地气,他还是挺支持的,没有质疑过我,一上来就给建议了。我这么多年的履历在这里呢,判断力还不错吧,我爸不会质疑我的判断力的。

老冀:到了滴滴,你具体会负责哪方面的工作?

柳青:现在具体哪块由我来负责还在讨论之中,我们也是因人设事,哪些业务我能够马上切入就先做起来,其他业务也许要过两三个月再说。将来希望能够把公司的运营都接过来,我对自己也有这个期望值。

老冀:你平时打车吗?

柳青:当然打啦。我当时都要投这家公司,这也是尽职调查的一部分。你看我的手机里几个打车软件都有。我在北京的时候会经常打出租车,毕竟这里熟嘛。到了别的地方,我用商务车比较多一些。

老冀:你们的竞争对手快的打车已经进军商务用车市场了,听说你们也会跟进?

柳青:我们要做的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出行平台,把司机和乘客联系起来。因此,正规的、高端的商务用车服务我们肯定是会进军的,出租车、商务车、拼车,还有公交,各种出行方式我们都会做的,只要他们有用户价值。

老冀:外界传说在商务用车上,滴滴会跟联想控股投资的神州租车合作?

柳青:他们想的比我还远,我自己还是四脚朝天呢。当然,我们跟谁都有可能交朋友,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计划。

老冀:还有个说法,你是投行出身,你过来是帮助滴滴融资的。

柳青:融资这件事情公司一直都在做,我在高盛的时候不是都想投资嘛。但是,我进来绝对不是这个核心的诉求,真正有价值的公司不会为了融资而招人。况且我来之前,程维一个人去见投资人,一样融得很好。

老冀:……

柳青:……

欲了解更多关于柳青与滴滴打车的故事,请关注820日出版的《中国企业家》杂志,也欢迎大家关注老冀的微信号it-reporter,与老冀讨论企业的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