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09-23

文/冀勇庆

9月23日,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召开间隙,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首次谈到他所知道的收购搜狗谈判的一些内幕。老冀听完之后,感觉周鸿祎的这个版本跟之前网上流传的其他版本有很大的不同。看来,即使是同一件事情,各方基于自身的利益,说得却几乎完全不同,真是活脱脱现实版的《罗生门》!

(以下是老冀根据周鸿祎现场录音整理的内容,未经周鸿祎本人确认)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据我所知,这次搜狗一直都在跟百度、腾讯、360我们三家在谈(老冀说明:在此之前一年阿里巴巴刚刚从搜狗退出,所以BAT三大巨头中少了阿里),我们是绯闻男主角,最后我们主动放弃了这次收购。

为什么我们会主动放弃?主要基于三点:

第一,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特别想改变搜索市场的格局,打破百度一家独大的局面,因此我都愿意通过增发股份的方式,让张朝阳和搜狐成为360的大股东(老冀说明:此次收购之前搜狐一直是搜狗的绝对控股大股东,而张朝阳则是搜狐的大股东)。在此之前搜狐搜索已经做了十年,也就这么点市场份额,对百度没有影响。而王小川更看重的是自己对搜狗公司的控制,他一直希望找家大公司对冲一下,如果搜狗有两家大股东,他的话语权就更大了。如果我们360收购了搜狗,只不过是将大股东从搜狐换成了360,换了个大股东,达不到小川的目标。大家的格局感不一样,对于小川来说,掀翻百度并不是他的首要目标。

第二,理念上有冲突。我们在跟搜狗谈的过程中,感觉到搜狗跟百度在搜索上的差异化并不大,百度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医疗行业,搜狗的绝对流量要比百度小很多,但是它来自于医疗行业的收入比例比百度还要高!大家知道360不做医疗广告,如果收购回来后还让搜狗继续做医疗,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如果收购后让搜狗放弃医疗行业,搜狗大部分的收入也就没了,小川就更没有安全感了。

第三,怕团队出问题。这次收购过程中,收购方除了百度、腾讯、360三家之外,一直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人”参与,他们放出很多风声,什么出2亿美元让小川拉走团队呀,什么除了CEO什么职位都可以给小川呀。我跟张朝阳谈了半天,开始一直以为搜狗姓张,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收购关键还是收人,什么市场份额加起来都是假的,如果我答应老张期望的价格(老冀说明:周鸿祎觉得,张朝阳对搜狗的估值在25-30亿美元之间),这个事情也能做成,不过这样团队就崩了。我出25亿美元买了搜狗,可能有人拿十分之一的价钱就把团队给买走了。我还可以加限制条款乃至退出(收购),老张(张朝阳)就成了受害者了。3Q大战的时候老张挺过我,我不能干这种事情。

最后百度收了91退出了(收购搜狗),我们也退出了,腾讯拿到了一个好价钱,之前我一直觉得腾讯怎么也得出30亿美元,搜狗怎么也得比91贵吧?

不收搜狗,360的搜索一样能够做起来,我一直在看数据,现在主动使用我们搜索引擎的比例已经有20%以上。搜索光靠渠道是不行的,渠道只是相当于试用,关键还是试用后的用户体验。我们一直不做网站联盟,就是看重用户主动搜索的比例。你找很多小网站,放些广告和热词,通过联盟带来虚假的市场份额是靠不住的。过去搜狗有很大一部分的搜索流量是靠搜狗浏览器带来的,你看艾瑞的分析报告,搜狗浏览器的市场份额最近一直在下降,它的搜索的市场份额怎么一夜之间还上升了两个百分点?

这次中秋节我们跟搜狗之间爆发了口水战,之前搜狗输入法捆绑安装搜狗浏览器,我们的360安全卫士一直都有提示,搜狗也没说什么,怎么这次王小川就跳出来说了,也许是他需要“投名状”?

对于这次收购不成,我本来还是挺淡定的,还祝福了老张,我们公关部也劝我要像大公司那样淡定,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出了一大堆人向我喷水。我本来就是个屌丝,别人向我喷水,我就要喷回去!

2013-09-18

文/冀勇庆

从2006年写博客开始,不知不觉之间,老冀除了仍然在传统媒体就职之外,也成了所谓时髦的自媒体。既然有自媒体,自然也就有承载自媒体的平台,例如早期的博客,后来的微博,再到现在的微信和手机客户端。这些媒体平台帮助老冀这样的自媒体将思想传播得更远,也让自媒体人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不过,每次看到一些人竭力鼓吹某个媒体平台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先进的时候,老冀都不禁讪然一笑,根据老冀这么些年做自媒体的经验,千万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以前老冀就曾经看到一些自媒体平台“卸磨杀驴”的现象,老冀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当然,最新的一个例子就是微信了。我们现在完全不用讳言,微信5.0版本中公众账号的折叠对于很多自媒体都是个致命的打击,当然有些自媒体还嘴硬地宣称:“5.0折叠对我们没影响,到达率反而更高了”。这个老冀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以老冀个人的体验来说,很多老冀过去非常热衷去“追”的公众号已经有将近一个月都没有打开了——人终归是懒的,懒得去一大堆私人聊天中找那条已经被淹没的“订阅号”,然后再进去找想看的公众号,最后才能打开内容。老冀开玩笑说,微信看似“折叠”的一小步,对于自媒体人却是毁灭性的一大步。

很坦率地跟大家说,自从微信开放了“数据统计”功能之后,每天看到自己的数据,老冀就非常的纠结:除了个别消息,大部分消息的到达率不到20%……是的,不到20%,而不是那些专家们声称的100%,也不是有些人说的70%,而是少于20%,这个数字跟我们曾经诟病的传统媒体又有什么区别?

对于那些曾经将微信作为唯一平台的自媒体人来说,这绝对是个非常残酷的现实;而对于老冀来说,这不过再一次印证了过去多年的经验,千万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过,对于一直奉行多条腿走路的自媒体人来说,则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被微信遗弃的同时,另外一大票的媒体平台却正在跟进。

即使在信息泛滥的年代,真正优质的内容仍然是稀缺之物。很大程度上,优秀自媒体都是平台型媒体应该疯抢的内容输出源。自微信遗弃自媒体之后,搜狐新闻客户端、易信公众平台、360自媒体平台等巨头纷纷出手,对自媒体释放友好信号。

让老冀等自媒体人庆幸的是,在渠道多元化的今天,专心做内容的自媒体反而比过去赢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以搜狐新闻客户端为例,因起步较晚,在门户新闻客户端的争夺战中一度处于下风。但搜狐很早便试图在客户端上构建平台,包括引入各类报刊杂志等,随着自媒体概念的火热,搜狐新闻客户端已通过市场及BD团队拉拢一批自媒体入驻,甚至直接挖来自媒体人做运营,已经有后来居上之势。

易信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平台。易信在诞生初期便迅速聚集了大量用户,并在第一次大的版本更新中加入了公众平台。作为一款类微信产品,易信在吸纳自媒体入驻时有着先天优势,账号运营者只需将资料平移而无需繁琐设置。尽管相对于微信,易信是一个小平台,但一方面是微信果断抛弃、一方面是易信积极拉拢,很多自媒体人还是选择了第一时间加入易信公众平台。

360新闻搜索中亦有独立自媒体页面的明显入口,在该页面下,360抓取了目前主流的自媒体账号内容。目前360的做法是只做流量导入,不参与其他环节。

除以上搜狐、网易、360之外,国内巨头互联网公司中新浪、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也都在做类似动作,一些视频网站也参与其中。其中新浪显然希望自媒体重新以微博作为主阵地,百度期望通过引入自媒体抓取更多优质的内容,腾讯自家的门户和新闻业务则通过“自媒体精品百人计划”吸引自媒体人加盟。

老冀还发现,一方面输出内容的平台变多,另一方面自媒体的形式也在发生变化。

早期自媒体账号大多以文字评论为主,一些有心的运营者会在文章中配上高质、与主题契合的图片,在排版上精心调整。看似简单,其实能做到这一步的并不多。

现在随着自媒体本身的发展以及平台技术的支持,内容主题和呈现形式都越来越多元。内容不再只是科技和IT,形式也不仅仅只有文本,还出现了运作非常好的多媒体内容,如《罗辑思维》、《晓说》、《三表龙门阵》,等等。

当微信不再像过去那么有吸引力的时候,这些有着优质内容的自媒体仍然活跃在第一线,因为还有更多的媒体平台在承载他们的内容。老冀觉得,只要能生产优质内容,自媒体人根本不必担心传播渠道。有自媒体人调侃,自从离开微信,才发现了整片森林。

在移动平台上,易信公众平台也许会有更大的发展。据老冀了解,目前易信已经吸引了超过6000家公众账号,其中包含很多优质自媒体。下一步,易信公众平台将围绕手机大做文章,而重点可能会放在一个被大家忽视的领域——音频。考虑到中国目前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和卡顿限制,视频、动画等形式和内容也许并不是手机端接受信息的最佳载体,单纯的图文信息又太常见,容易流于平庸。借助易信平台的高清音质,易信期望引入更多优质的音频自媒体,包括评论人、演艺人、动漫人。将来,打开手机听一小段相声也许是个不错的玩法。

总之,老冀相信,自媒体过去、现在到将来都会存在,而且还会活得越来越好。被微信抛弃并不要紧,你失去的只是一片树叶,你拥抱的却是整个树林。

有希望与老冀交流的同学,欢迎关注老冀在各个媒体平台上的动向,无论是在以下哪个平台上,你都能够找到老冀的身影:

新浪、搜狐、网易博客:华为的世界

新浪、腾讯微博:it老记冀勇庆

微信公众平台:it老记冀勇庆

易信公众平台:老冀看商业

搜狐新闻客户端:it老记

网易科技、腾讯科技专栏:冀勇庆

2013-09-13

文/冀勇庆

9月12日,在第一届“中国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上,银联遭遇集体炮轰。其中互联网领域的专家们的炮火最为猛烈: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胡延平“九问银联:如何与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相向而行”,中科院研究生院企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吕本富则直言“二老板”银联不能擅自扩大权力范围。

这次炮轰事出有因,7月底银联董事会提出了目标:2013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同步规范互联网银联卡支付业务;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融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这其实也意味着银联即将全面封杀包括互联网公司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背景很简单,银联拥有中国境内银行卡间清算的垄断权力,以一笔典型的线下商家的刷卡交易为例:一般商家需要拿出交易额的1%给交易环节上的各家金融机构,包括发卡行、接单结构和清算机构,其中清算机构只有银联一家。其中,发卡行拿到这笔钱的7成,接单机构拿到2成,银联稳收1成。此后,银联也逐渐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力图打通产业链,通过布置银联自己的POS机介入接单环节,获取更丰厚的利润。目前在接单环节,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也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不过在线上支付领域,却已经是支付宝、财付通等互联网公司的天下了,他们的很多交易都是直接与银行清算而不走银联通道;即使是必须走银联通道的交易,他们也迫使银行大幅度降低了费用。据银联统计,在进行线上支付的时候,从事第三方支付的互联网公司向银行支付的手续费从过去的0.3-0.55%一下子降到了0.1%。如今,与线下支付相比,线上支付的规模也不遑多让了。2012年线上支付业务共计104.56亿笔,而经过银联的交易也不过125亿笔。

而且,希望给消费者提供全程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对于线下交易同样也是跃跃欲试,像拉卡拉、支付宝也开始在线下的各种营业网点布置自己的POS机,介入线下的接单环节,这对银联商务的业务已经构成了威胁。另一方面,由于线下的交易成本较高,一些互联网公司就跟银行合作,通过变造交易渠道和交易类型等方式压低了支付给银联的清算手续费。

所有这些线上和线下的行为,都让银联过去“坐地收钱”的商业模式遭遇了极大的挑战,它开始利用清算上的垄断地位封杀互联网公司的金融服务;前一段时间银联对上海银行的处罚,也是为了震慑与其合作的互联网公司。前面我们也已经说到,银联董事会已经准备通过收紧银行卡“接口”的方式,将互联网公司提供的第三方支付全部纳入银联的版图之中。

但其实互联网给金融带来的革命性变化才刚刚开始,银联希望通过类似行政手段的方式来对抗来自互联网的冲击,注定得不偿失。对于这一点,很多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其实看得很清楚。在9 月11日晚《中国企业家》主办的“2013(第三届)中国企业家商业灵感晚宴”上,原招行行长马蔚华有个主题演讲,他说十几年前比尔•盖茨就说过,如果传统的银行不改变的话,就会成为21世纪灭绝的恐龙。

的确,金融业务没有实物的交易,只是金钱的搬运,特别容易互联网化。而让银联等金融机构困扰的是,过去他们是任何金融交易的天然媒介,而互联网却让他们“脱媒”了。举个最典型的例子:过去有人想创业做个产品,需要找VC、银行或者证券交易所筹集资金,而现在只需要在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平台发布创意,就能够拿到非常低成本的资金。

190多年前,英国银行家梅耶•罗切斯尔德曾经说到:“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可见金融行业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这个行业历来都是受到严格管制,即使到了加入了WTO这么多年的今天,很多制造业和服务业对于外资都放开了,金融业却仍然有着诸多限制。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融业就不会受到互联网的冲击。在中国,这个突破口就是小微企业。过去,无论是银行还是投行都着眼于给大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而忽视了小微企业的需求,这才使得提供金融服务的支付宝、财付通们得以崛起,最终成为给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主流。

未来,互联网还会给中国的金融业带来更多、更大的冲击,银联这个事件只不过是个开始。对于中国的金融企业来说,焦虑的同时还是要想办法,找到应对互联网的新商业模式才对。

(作者系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笔)

2013-09-12

文/冀勇庆

9月13日,《中国好声音》学员钟伟强、毕夏、李琦、崔天琪等人的设计款服装将会在凡客官网上售卖,这也是凡客与好声音达成战略合作之后推出的首批好声音学员“个人Style”服装。

与加多宝的一掷2亿、搜狐独家网络直播的1亿元、百雀羚特约播出权的7000万、洁丽雅互动支持的4600万相比,凡客花的千万元算是少的,但在制造网络影响力上,凡客“以小博大”做足了文章:凡客结合了自身做互联网自有服装品牌的特点,针对好声音品牌做衍生品,打造家喻户晓的文化品牌,帮助其建立品牌产业链支持。

这确实是一次双赢的尝试。毕竟中国好声音的品牌附加价值还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目前只是局限在节目本身,它也需要通过3000万的凡客用户在日常生活中的真实穿着,来在现实生活中对好声音进行二次传播。

从当初的“凡客体”、“挺住体”,到后来的“有春天 无所谓”,为什么凡客的每一次营销都能够获得消费者的热烈反响?这是因为,凡客采用了互联网时代特有的创新营销模式,主要有三点:

第一,魅力人格体是王道。互联网第一次解构了明星和普通消费者的关系,它所产生的去魅效应让明星不再高高在上,也让任何有个性的普通人都能够脱颖而出。过去,凡客更多地利用了前者,通过将明星拉到凡间,使得他们与普通消费者产生共鸣,从而为“凡客”的品牌内涵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而这一次与好声音学员的合作,则更多地凸显了普通人的魅力人格体,凡客签下来的学员不一定是唱歌最好的,而是有着非常强烈个人特点和外在辨识度的,例如钟伟强的老而弥坚、毕夏的乌鸦嗓子、崔天琪的大嘴巴,等等。这也给了未来希望做好互联网传播的品牌厂商更多的启示:在选择明星代言或者挖掘新人的时候,完美与否不再重要,魅力和辨识度才是王道。

第二,互动营销是关键。“凡客体”之所以能够成功,也是在于它非常利于网民参与,谁都可以通过“凡客体”把自己或者别人编排进去。这次与好声音学员合作,凡客在推出学员设计款服装的同时,还邀请消费者参加设计款服装的广告语设计,让消费者自己也玩得很Happy,这种营销方式才有可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第三,植入式内容是趋势。在过去的年代里,中国的营销人被集体洗了脑,认为营销就是做广告,央视的很多广告标王最后的结局都不太美妙。究其原因,就是他们只是在消费者的心中形成了知名度,而没有形成认可度。而凡客的营销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它通过内容植入来做营销,因此才有坚硬的文化内核,也才能够与消费者产生共鸣。这次好声音的合作,同样不是简单的广告,更多的仍然是内容的植入。

通过以上这些创新的营销模式,凡客成就了自己,也给业界树立了一种新的营销榜样。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变自己的思维模式,重构自己的营销模式。

2013-09-11

文/冀勇庆

今天早上,苹果的美国发布会结束了,各方面的报道已经是铺天盖地,老冀也上网研究了一番内容,最大的感觉就是iPhone变成彩色的了:iPhone 5S有了金色的版本,而采用聚碳酸酯材质机身的iPhone 5C则有白、粉、蓝、绿、黄五种颜色可选。联想到今年6月份IOS 7发布时iPhone手机桌面上出现的那些彩色图标,老冀不禁恍然大悟:敢情5C中的C真的不是Cheap(便宜),而是Color(颜色)呀!

iPhone变成彩色确实是个好事,黑白两色的世界虽然肃静,毕竟还是略显单调。老冀都能想到很多赶时髦的人将会拿着金色的5S或者黄色的5C招摇过市的场景,尤其是在苹果做得并不算好的亚洲市场,看来苹果确实在拓展新市场方面花了不小的心思。不过,通过这次大变彩色,老冀也看出苹果内心的纠结。

第一,想往中低端走却又不敢走得太快。过去这么些年,苹果一直都是靠着“大众奢侈品”的定位来搞定消费者的。过去,只要你用了iPhone,就会觉得自己很NB、很Fashion、很高端,不过其实它就是个大众消费品,尤其是在美国。如今,增长最快的却是200美元以下的中低端市场,安卓就是靠这个市场、靠着广大的亚洲市场,把iPhone的市场份额挤了下去。今天的发布会同时发了两款iPhone,其中的5C其实就是苹果将来向中低端市场的试探。不过,这么做的话会伤害到苹果的品牌和高端定位,有可能得不偿失,因此目前的苹果还不敢从价格上防水。老冀也很期待今天上午苹果的中国发布会,不知道是否会发布一款独特的5T(TD-LTE)版iPhone?想来应该还是不会。

第二,想不拼硬件却又不得不强调性能。众所周知,iPhone从来都是靠用户体验而不是单纯拼硬件来取胜的。不过,如今安卓手机的硬件“军备竞赛”也开始让苹果不那么淡定了。没办法,你如果用过5.5寸的大屏安卓手机,再回去用4寸小屏iPhone的时候,会有一种不习惯的感觉。再加上被安卓手机厂商灌了满脑子的四核、八核,当然也就更加不淡定了。因此,这次发布会上苹果只好强调自家5S首次采用了64位处理器和M7处理器。其实,苹果更需要重点拿出来说的,应该是自己软硬服务一体化的整合能力,特别是自己的互联网服务能力。不过从这次发布会上来看,苹果在这方面的进步确实不大,因此也只好更多地拿性能来说事了。

写到这里,老冀觉得前段流行的一首歌《彩色的黑》倒是挺符合苹果现在的心态,特摘录几句:

在这彼此感情快速消费时代,想要被看见五颜六色,被涂上色彩

还好我皮肤很黑,我灵魂太直觉,连呼吸都凭感觉,诚恳的谎言不会

……

我很抱歉达不到你想象中的那只招摇蝴蝶,绕着你飞,困惑你

Color,color,color,是幻觉无所谓,是你看我的方式不对

我很骄傲装不像你预谋中的那个花花世界,假装完美,坚持我

Color,color,color,谁定义无所谓,是你看我的方式不对

(新浪独家)

希望与老冀一起吃苹果的,请关注老冀的微信公众号“it老记冀勇庆”或者易信公众号“老冀看商业”……

2013-09-10

文/冀勇庆

9月11日中国的果粉们有福了,他们将第一时间看到苹果的iPhone 5S/5C等新品,这也是苹果公司首次在中国单独举行的新品发布会。老一些中国电信的营业厅已经打出了预订iPhone新品的告示。

在此之前,中国消费者要比美国消费者落后很长时间才能拿到苹果的新品。想当年,2007年年底,老冀去美国出差的时候,第一次买到了部iPhone,而此时这款手机已经在美国上市了将近半年的时间。2008年6月苹果发布iPhone 3G,2009年6月发布iPhone 3GS,而中国内地的行货iPhone 3G/3GS则直到2009年11月才上市。此后,苹果的每一代新品,中国内地至少都要晚3个月以上才会上市。

这一次在美国和中国同时发布新品,对于苹果来说也是第一次。无独有偶,几天前索尼也将中国作为手机新品XperiaZ1在全球首个上市的市场。

海外手机巨头们确实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了。过去几年里,重视中国市场的三星和苹果都尝到了不小的甜头,而漠视中国的HTC、LG却尝到了苦果。没办法,谁让中国早就是全球第一大手机市场了呢。

不过,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苹果和索尼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恰恰也与他们在中国市场上遇到的很大挑战有关。今年7月份苹果发布的2013年财年第3季度财报显示,苹果在大中华区营收为46.4亿美元,同比下降14%,环比大幅下降43%。而索尼(以前是索爱)的手机业务也从前些年的小有名声,沦落到如今的根本找不着了。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当某个产品开始将中国视为它最重要市场的时候,该产品的生命周期也就从成长期进入了成熟期,甚至很有可能进入衰退期了。

2001年汤姆逊、飞利浦等CRT彩电厂商在中国加大投入后仅仅两年多,CRT彩电就进入了衰退期,逐渐被TFT-LCD彩电取代。2003年年底,TCL收购了汤姆逊的全部CRT彩电业务,还以为抱回来一个金娃娃,殊不知一两年内CRT彩电就基本上找不着影子了。2007年诺基亚在中国如日中天的时候,功能手机也就走到了头,3年后诺基亚一败涂地,以至于今天被微软收购。

如今,三星和苹果在中国仍然非常强势,但是已经出现了增长放缓的迹象,这是否意味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也将进入成熟期甚至衰退期。

当欧美企业不再有革命性或者颠覆性创新的时候,中国企业的机会才刚刚到来,当年做手机的TCL、波导这样,如今做智能手机的“中华酷联”同样如此。到了这个时候,成本就成为了竞争的最关键因素,而中国企业在这些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无论是制造成本还是研发成本,中国企业的成本仍然远低于欧美厂商。

因此,如果三年后中国手机厂商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上击败三星和苹果,老冀丝毫不觉得奇怪。

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市场和“成本领先”战略也救不了欧美厂商。想当年诺基亚已经在欧美市场上呈现颓势的时候,它仍然在中国市场上独领风骚;通过将大部分制造迁移到中国,诺基亚的成本也已经不能再低了。但诺基亚仍然惨败,并最终连累中国市场崩盘。

但中国企业为什么不能抓住这个超车机会发动革命性的创新?如今,当欧美企业开始研究可穿戴设备和无人驾驶汽车的时候,中国企业却仍然忙着建渠道、抠成本,满足于所谓的“微创新”。

老冀觉得,在这一轮的智能手机浪潮中,中国手机厂商对于全球产业几乎没做出贡献,无论是芯片、操作系统、应用商店,还是商业模式,均在拾人牙慧,中国手机厂商们的贡献甚至还不如当年的山寨手机,那个时候的他们至少还做过很多功能上的革新,至少还大规模进入过亚非拉市场。

因此,智能手机市场经过这一轮洗牌之后,老冀希望中国企业不仅仅又一次在成本上击败欧美企业,还能够在局部的创新上超越他们。

(作者系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