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03-28

文/冀勇庆

3月27日晚上,罗永浩站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舞台上,充分发挥了新东方老师的良好口才,滔滔不绝地讲了3个小时,介绍他即将推出的Smartisan OS。这个本来打算去年底发布的手机UI系统(我倾向于认为它是个基于安卓之上的UI系统而不是真正的操作系统)将会于今年6月15日发布,支持HTC ONE X、魅族MX2、小米手机、三星GALAXY等高端智能机。而锤子手机将于明年年初发布,老罗宣称要做个全封闭系统,到时候Smartisan OS将会只支持锤子手机。

发布会刚结束,我就看到很多媒体对老罗冷嘲热讽,认为老罗牛吹得太大了,现在推出的Smartisan OS不过是山寨了苹果、Path等公司的创意而已,注定不会成功。也难怪,新人难免会受到老人的轻视,再加上这个新人又这么狂,说自己只佩服乔布斯而其他人都是****。

不过,这三个小时我倒是听得津津有味,不是因为老罗的口才,而是因为他演示的很多功能,真的是用了心。举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

第一,老罗质问,为什么智能手机的一屏非要放4*4一共16个图标?为什么大部分安卓智能机的图标都要学iPhone做成圆角正方形?不信邪的老罗把手机屏幕做成了更加宽敞的3*3九宫格模式,他认为大图标看起来更美观。然后他又觉得现有的安卓App图标都特别丑,于是又重新设计了1000个常用App的图标,让它们看起来更美观一些。

第二,老罗认为包括Siri在内的所有语音交互系统都是在装逼,因为它们能够解决语音识别的问题,但是解决不了人工智能的问题,到了最后都变成人们用来解闷的玩具,而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老罗想出来的方案是语音交互只关注常用的6个场景,分别是联系人、应用程序、音乐、闹钟、地图和网页搜索,而且充分考虑使用的情景。Smartisan OS手机会这样给人打电话:手机只要放到耳边就会自动触发语音识别,然后只要用户念出联系人名字就能够直接给这个人拨打电话,而Siri则需要用户说出“给某某某打电话”才会拨号,这样在公共场合会比较尴尬。

第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手机解锁。老罗提到所有的智能手机都是滑动解锁,还是太麻烦,其实可以做到把手机拿出来后就自动解锁,但是如果这样做了之后用户反而会觉得无趣。因此,他设计的效果是手机拿出来之后,自动在屏幕上模拟滑动解锁的过程并解锁,从而满足用户的成就感,但是又不需要他们动手。他进一步又注意到我们很多时候解锁手机其实只是想看看时间而已,于是进一步设计出方案:用户如果按Home键只会显示时间而不会解锁,几秒钟后自动关闭屏幕;按电源键则会自动模拟滑动解锁。

第四,老罗提到安卓手机的默认字体实在是太烂了,他认为苹果的华文细黑字体很漂亮,但是用在安卓手机上会显得有些淡,还不是最好的字体。他希望能够找到更加优美的字体并将其买下来装到Smartisan OS里面。

当然,这次发布会上还演示了其它各种眼花缭乱的新功能,一共有75项之多。老罗在说学逗唱之间,把很多同行们都损了一通。从表面上来看,你很容易把他当做一个说得多做得少的娱乐明星,并低估他的实力。不过,在发布会快要结束的时候,老罗放了张图片:一位工匠坐在桌子前,细心地打磨着手中的物件。他说自己其实特别欣赏和佩服工匠,并认为中国人从历史上就缺乏对工匠的尊重。听到这里,我对老罗的敬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老罗确实是认真的,曾经在中关村捣鼓过硬件的他虽然嘴上损点,但是做起事情来确实还是一丝不苟。

我也用过不少的安卓手机,说老实话很多UI系统确实做得很烂,恐怕真的是跟老罗所说的工匠精神有很大的关系。对于大多数国内手机厂商来说,他们其实不用也做不出多么高深的技术;但是,他们绝对需要这种工匠精神,把每个细节都认认真真地做到极致。

发布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捎了一位同样来参加发布会的哥们,他是搞建筑设计的,平时比较喜欢玩手机,与我们媒体大部分能够得到赠票不同,他是花了500元从票贩子手中买的230元的门票。我问他感觉如何,他点了点头,说老罗做得不错。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锁屏图案竟然是这次发布会的门票封面。

老罗,希望你将工匠精神发扬到底,给只知道比拼配置和价格的中国手机行业带来一股新的气息。

2013-03-13

文/冀勇庆

前不久在巴塞罗那移动电信世界大会上,业界的关注点从手机硬件转移到了手机操作系统:Mozilla发布了Firefox OS并得到了几大运营商和手机厂商的支持,而Tizen、Ubuntu、Sailfish等操作系统也都在跃跃欲试。

而中国厂商又一次集体缺席。我们能做出漂亮的手机,做出好用的App,却做不出操作系统……近日,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发布的《移动互联网白皮书(2013)》显示,截至2012年底,Android已经占到中国手机操作系统增量市场的86.4%,苹果的IOS占了8.6%,而国内自主操作系统则未超过1%。

问题是,我们需要自主手机操作系统吗?

需要,绝对需要!

在IT行业,操作系统可谓王冠上的明珠,它控制了硬件和应用软件之间的联系,也控制了智能设备的所有行为。这是个出世界级企业的领域,正所谓“得操作系统者得天下”。当年微软正是依靠对PC操作系统的垄断,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如今,苹果取而代之,也是因为苹果在手机操作系统上仍然占据着领先地位。

有了操作系统这把屠龙刀,就能立于不败之地。2003年思科对华为放弃诉讼战,理由也是华为侵犯了它的iOS网络操作系统的知识产权。这些年来华为和华三之所以能够在网络设备的激烈竞争中不落下风,也是因为他们分别开发了自己的网络操作系统VRP和Commware,只不过这些操作系统都是私有的,不太引人注意罢了。

再讲些失败的例子。当年IBM将PC操作系统交给微软之后很快发觉不对,曾经耗费巨资开发了OS/2试图扳回一局却没能成功,也从此永远丧失了在PC行业的统治地位。而诺基亚和RIM之所以在手机行业的激烈竞争中掉队,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他们原来的手机操作系统在竞争中败给了iOS和Android。

没有操作系统,我们出不了真正的世界级企业。我们做硬件、做应用软件、做互联网服务,确实能够做出市值500亿美元的公司,但是绝对出不了超过1000亿甚至2000亿美元的公司,除非美联储多印一倍的钞票。

既然绝对需要,为什么我们又做不出来呢?原因更多还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

第一,我们缺基础研发实力。

美国已经形成了“政府——高校——企业”完整的基础研发产业链,政府定大方向,高校做基础研究,企业将其产业化。而我们的政府则直接指挥高校和企业做产业化,却不去研究未来的大方向。整个社会都处于极度的浮躁和短视中,结果砸了很多钱搞了很多错误的基础研发,失去了赶超的机会。

像彩电行业,当别人在研发LCD的时候,我们却在为当上了CRT老大而沾沾自喜,人家做出了LCD之后我们赶紧去追,人家又开始搞LED了,永远赶不上趟,永远被动。

回到操作系统,既然我们之前在PC操作系统上就毫无建树、毫无积累,怎么能够凭空就做出有竞争力的手机操作系统?要知道,苹果、谷歌(微博)在PC操作系统上可都是有着多年的积累。前人不栽树,后人就想乘凉,天下哪有那么多好事?

第二,我们缺高端技术人才。

我听说前不久有一家国内的应用软件公司专门派人到美国硅谷,要挖软件平台的技术高手。这家公司其实也是面临着升级的问题,他们做着做着,发现不往下做到平台一级不行了。

大家可能觉得奇怪,中国有那么多程序员,怎么还需要去美国找?问题是中国的程序员常有,真正的高手却找不到。中国人重实利而轻理想,而操作系统需要长时间的投入,见效实在太慢,因此中国公司普遍不愿意投资,对于开源的Linux社区也从来都是只索取而不贡献。这也带给程序员们很不好的风气,使得他们普遍也不愿意去钻研基础软件,而是选择能够更快出人头地和致富的应用软件。如今的互联网行业,大家都在谈产品经理,却没人去谈软件架构师,而实际上两者同样都很重要。

第三,我们缺生态圈。

即使我们能够做出自己的技术标准,但是不能够将这个标准推出去,同样无法获得真正的成功。而这就需要我们摆脱单打独斗的思维模式,而是要走出去,与众多的硬件厂商、应用软件厂商、集成商合作,形成良性的生态圈。但是,这也是我们最不擅长的,过去单打独斗惯了,一直都是游击队作风,根本就打不了攻坚战。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龙芯、WAPI和TD-SCDMA,都曾经掌握了一些技术标准,但是由于无法建立完整的生态圈,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没有基础研发、高端技术人才和生态圈这三级火箭,我们的卫星当然也就无法送上天。因此,我对我们做成自主手机操作系统持悲观态度,除非像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些有实力的企业真的沉下心去做这件事情。这恐怕需要一个非常长的周期。现在我们怎么办?恐怕也只能扶植一些相对比较弱势的国外手机操作系统,避免一家独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