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02-28

在正在举行的巴塞罗那电信展上,火狐操作系统(Firefox OS)成为一大亮点。这是一款基于Linux的开源操作系统,已经赢得了手机产业链上部分重量级厂商的支持:包括中兴、TCL阿尔卡特、华为、LG在内的手机厂商有的已经推出基于火狐操作系统的手机,有的准备推出;而全球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如西班牙电信和德国电信也将在他们的全球渠道销售火狐手机。此外,Twitter和Facebook也均表态会推出火狐版的应用。

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火狐一下子火遍了全球。其实,早在去年7月Mozilla就宣布了火狐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计划,今年巴展上推出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过,很多人也会纳闷,基于Linux和开源的手机操作系统已经有了安卓(Android),为什么还有人要去追捧火狐呢?

窃以为,火狐如果做好了,可能会成为整个电信以及手机生态系统中的平衡器。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很多厂商已经对谷歌的开放策略心存疑虑了。说到底,谷歌还是一家商业公司,它成功地帮助安卓上位,成为力压苹果IOS的第一大手机操作系统,最终目的还是通过安卓捆绑的各种谷歌应用(GMS)来挣钱的。因此,当安卓做大之后,谷歌其实已经在改变过去完全开源的策略,对安卓施加了更多的控制。此外,谷歌也已经完成了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整合,未来会跟摩托罗拉合作推出更多的机型。说到底,谷歌的地盘谷歌自己要做主。

而这种结果却并不是包括运营商、手机厂商、应用开发商等其他厂商愿意看到的结果。对于手机厂商更是如此,本来苹果的iOS就不带自己玩,如今谷歌又开始念紧箍咒,微软的Windows Phone看着就不给力,如何才能做出差异化的产品?

显然,光靠拼硬件是不行的,不如在软件上想想办法。由于火狐目前所处的弱势地位,势必会坚持开源的大旗,手机厂商能够在上面做更多的定制,因此不妨一试。

另一个平衡就是对目前占据主导地位的Native App(本地应用)的平衡。在过去几年里,苹果公司凭借一己之力建立了强大的生态系统,其中就包括广受欢迎的App Store。App Store中的应用其实就是一种Native App,用户需要将软件下载到本地后使用。我们想想在PC上,大部分的应用其实只需要打开浏览器就可以完成。

不过,Native App有很多不便之处:它相对封闭,无法像点击链接那样灵活的跳转。举个例子,你在微信中点击链接打开手机浏览器看完一篇文章之后,就无法再回到原来微信的界面了。

因此,很多互联网公司特别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领导型公司,一直都希望基于浏览器的应用也就是Web App能够成为主流,当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Web App上也下了很大赌注,不过最后还是铩羽而归,关键就在于Web App的产业链不成熟。如今,火狐进军手机操作系统算是补上了这一环。因此,他们也是乐见其成的。

其实,谷歌本身对于Web App也是矛盾的心理。要知道,谷歌的独门秘笈PageRank就是创始人拉里佩奇发明的一种计算网页链接重要性的算法,谷歌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如果在手机上能够实现信息快捷方便的流通,从长远看对谷歌也是有利的。因此,谷歌也有自己的Chrome OS,能够支持各种移动设备,只不过当年为了对抗苹果,谷歌只好收购了更成熟的安卓,拉起了另一杆大旗。如果未来Web App成为潮流,Chrome OS会不会用在手机上?也是有可能的。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由于目前市场上出现了这么多的不平衡,火狐选择了这么个时机跳了出来,才赢得了一片叫好之声。不过,要将叫好变成叫座,恐怕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什么时候Firefox OS能够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上取得了5%的市场份额,我们才能说,它已经成为关键的平衡器了。

2013-02-19

冀勇庆

即使是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这样的商场老将,在2012年这一年里经历的挑战之大、之多,也是成立22年的苏宁未曾经历过的。不过,无论是与京东和天猫的电商大战,还是苏宁电器的股价几乎遭遇腰斩,都没有动摇张近东的决心。在2012年12月26日苏宁22岁生日之际,他给18万苏宁员工写了封信:“2012年是集团新十年发展的第二年,也是我们创新变革、智慧转型的关键一年。”

2012年,处在转型关键时刻的苏宁挺了过来;2013年,这家国内零售业的老大又有什么打算?

在新的一年里,“守正出奇”将成为苏宁的总体战略。《孙子兵法》有云,“战者,以正合,以奇胜”。2012年,苏宁在电商领域的异军突起已经让 业界大吃一惊;2013年,苏宁仍然会让业界吃惊,因为它不仅仅会守住自己在零售业老大的地位,还将在新的战场上亮出自己的新武器。先说“出奇”,商业地产就是苏宁的“奇”。2012年我们看到的“零售苏宁”或者“电商苏宁”,其实都不是苏宁的全部。实际上,在江苏省的南 京、徐州、无锡、镇江、连云港等城市,一栋栋巨型的苏宁广场正在拔地而起,江苏省外的成都、石家庄等城市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苏宁广场。房地产业界早有说 法:如果计算商业地产的土地储备的话,苏宁集团储备的土地面积也许并不逊于商业地产老大——万达集团。

这些商业地产项目将在2013年初露峥嵘。苏宁广场在新年的崛起也是正逢其时,看看万达集团这些年在国内各大城市的攻城略地,就能够理解地方政府对于大商业地产项目的渴望。

在新的一年里,苏宁将会大规模启动遍布全国的商业地产项目,形成新的增长点。实际上,在张近东制定的2020年的10000亿元收入目标中,除了零售板块的6500亿元之外,还有3500亿元来自于商业地产和国际化。

直到苏宁广场大规模启动之后,我们才会看清楚张近东的全面布局:他的左手是商业地产,右手是零售业务,左右开弓。这也是苏宁的可怕之处。

另一方面,苏宁还必须做到“守正”,也就是捍卫自己在零售行业的领袖地位。2013年,苏宁将停止实体店的扩张并大规模缩减规模不经济的门店。2012年苏宁已经关掉了100多家门店,2013年苏宁还会关闭更多的门店,此为“退”。

不过,有退也有进。在大城市的黄金地段,苏宁的实体店不仅不会退,还会大规模扩张,将过去的小店改造成大店。

下一步,苏宁要开的大店将会有三种形态:第一类是超级店,这些店打“苏宁”的品牌,但是销售的商品品类中会有将近一半不再是传统的家电和3C产 品,而是家居、家具、百货等。第二类是普通大店模式,门店的规模将扩大,重点加强家电和3C品类,以吸引苏宁过去的老客户。第三类则是苏宁收购的日本“乐 购仕”新建的门店,这些门店也是家电、家居和百货并举,主打“乐购仕”品牌,商品品类中会有较大的比例来自日本。

苏宁的商业地产将会给苏宁的多业态零售提供一个很好的载体。在南京等一些城市的苏宁广场,我们也许将看到苏宁电器、乐购仕、苏宁服务、苏宁易购提货点等苏宁旗下各种不同业态的店面比邻而居的场面。到那时,苏宁打出的就是强劲有力的组合拳了。

电商仍会是苏宁新年的核心战略,苏宁易购仍将担此重任。当然,如果仅仅凭借自然增长,苏宁易购与京东商城的绝对差距还会越拉越大。

2013年在电商领域,作为追赶者的苏宁还会通过更多的收购,力图紧紧地咬住竞争对手。2012年,苏宁已经成功地收购了母婴用品电商红孩子; 新的一年里,胃口大开的苏宁还会收购规模更大的垂直电商。目前的电商领域,除了3C之外,最大的垂直行业就是鞋服了。因此,2013年苏宁将会收购至少一 家规模不小但是陷入困境的鞋服类垂直电商,力求在规模上不要落后第一阵营太多。

开放平台的建设和能力的开放也会成为苏宁易购在新年里的重点。2013年,一直无法盈利的京东商城必然将重点放在利润率更高的开放平台,而一直 紧盯京东商城的苏宁也必然不会让京东如愿2012年下半年,苏宁易购已经通过提供更有诱惑力的入场条件,加紧拉拢中小电商入驻其开放平台了。新的一年,苏 宁易购的开放平台业务必定还要加强。此外,拥有强大的仓储和物流能力的苏宁也会在2013年尝试开放自己在供应链领域的强大能力,以此来获取更好的利润。 2012年底,苏宁已经成立了小额贷款公司,正式试水金融。新的一年,苏宁仍然会继续拓展金融业务。

当然,苏宁易购的系统建设也会是重点。作为一家特别强调后台、强调技术的公司,苏宁对目前后台系统的现状并不满意。2013年,苏宁将首先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大规模建设小件分拣中心,通过更加快速的服务提升用户的消费体验。

新的一年,苏宁易购将对网站的信息系统动“大手术”。在2012年8月15日的电商大战中,这套由某著名IT服务商承建的系统却一度瘫痪。 2013年,苏宁易购将抛弃这套华而不实的信息系统,重打锣鼓新开张。这当然也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工程,不过对于苏宁易购的长期发展有好处。

2013年,如虎添翼的苏宁易购仍然会死死地咬住京东商城,保持对电商第一集团的威慑。加上收购,苏宁易购预计能够完成300亿元的营收,从而在苏宁的零售板块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不过,这家苏宁旗下的唯一电商也许会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品牌切换活动,并重新以“苏宁网”的新名称,出现在消费者的面前。不过,它本来就应该叫苏宁。这似乎也说明,苏宁离“沃尔玛+亚马逊”的目标更近了。

2013-02-17

●马云应对大公司病的策略就是不断分拆

●在这种框架下,谁将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反而是不那么重要的问题了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谁敢于在公司大规模重组后不到半年就再次大动干戈?马云敢。1月10日,他宣布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组织、文化变革”,将刚刚组建不久的7大事业群进一步拆分成25个事业部。5天之后他又进一步宣布:5月10日起自己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

这是争强好胜的Jack Ma组织的一场赛马,也是一场带着多重任务的选拔赛:既要选拔出各大事业部的领头人,还要找到阿里的接班人,更要赛出独特的平台竞争力。

“把大公司拆成小公司运营,我们给市场、给竞争者更多挑战我们的机会,同样是给我们自己机会。”在关于组织变革的电子邮件中,马云写道,“我们希望阿里人一起努力把每一个事业部变成小而美、对生态发展有重大作用和价值的群体。”

马云要解决的问题,其实也是所有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大公司所面临的难题:如何面对新出现的挑战,并在规模和灵活之间找到平衡?他要面对的挑战,其实就是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在面对破坏性创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束手无策,直至被这种创新毁灭。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大公司无法克服组织上的缺陷,无法调动更多的资源应对那些初看并不起眼的破坏性创新。

在创新层出不穷的互联网行业,这种颠覆也更为常见,以至于每过几年,不可一世的老霸主就会被新的毛头小伙所取代:雅虎取代了AOL,谷歌又将雅虎赶下了舞台;如今,Facebook又在野心勃勃地挑战谷歌。

如何应对破坏性创新?克里斯坦森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从大组织中分拆出独立运营的小组织,马云就是实践者。阿里巴巴最早做黄页起家,但很快就发现B2B领域的巨大商机并切入,一跃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头羊。2003年C2C大潮来临,阿里又组建了新团队并推出淘宝,凭借免费策略一举击败了国际巨头eBay。

此时的阿里已经成为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老大,但也开始面临更多的挑战,马云的应对之策就是不断分拆。他意识到网上支付是个大难题,于是在2004年底成立了支付宝并从淘宝中独立出来;2008年B2C来势汹汹,京东商城等竞争对手开始崛起,淘宝又分出专门的淘宝商城(后更名为天猫);2011年淘宝又进一步分拆出了一淘(购物搜索)和聚划算(团购)。

历次分拆当中,淘宝成了新业务的孵化器。而在最近的这次组织变革之后,新组织架构中已看不到淘宝的身影,因为淘宝已被彻底分拆成了更多的事业部。新组建的航旅、无线、旺旺和客户端、音乐、本地生活等事业部,其实也代表了阿里下一步在电子商务领域的努力方向:马云不仅仅满足于阿里成为实物和PC电子商务的王者,还希望阿里成为无线、虚拟物品、O2O、本地化生活等细分电子商务领域的领头羊。

马云给了高管们每人一匹赛马,至于马到底能跑多远,就要看阿里“骑士”们各自的技艺了。分拆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团队规模更小,更容易交流,也更聚焦于核心产品和业务。如果分拆业务能够独立上市,也能够给业务骨干们带来更大的物质利益。2008年天猫从淘宝分拆出来之后,很快就在B2C领域站稳了脚跟,发展了6万多家商户。2012年“双十一”购物节,天猫的交易额达到了132亿元,继续稳坐B2C老大的位置。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分拆成功的例子也不少:早在2004年,搜狐就开始做搜索引擎并在公司内部成立了搜狗,但是由于与搜狐媒体业务冲突一直发展得不好。而当2010年8月搜狗分拆成独立公司之后,立即迸发出强烈的进取心,迄今为止已经实现连续9个季度的高速增长。为了更好地发展微博业务,新浪也在新年伊始将微博与传统门户业务彻底分开。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云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战略眼光最好,同时也最善于行军布阵的领导者。在他带领下,阿里没有错过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任何一次大机会,无论是B2B、C2C、B2C,抑或是未来的C2B,阿里均站在了最前面。此外,马云还通过支付宝、阿里金融、阿里云等分拆出来的公司,进一步深入到了金融和大数据等更广阔的新领域。

但是,如果没有搭建好技术和运营的基础平台,没有在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上达成真正的共识,所谓的分拆就会变成各个事业部自行其是,就像一盘散沙,无法形成合力。例如,盛大集团将各大业务分拆成了独立的子公司,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

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出现,阿里努力打通淘宝和阿里巴巴B2B之间的技术平台,做到真正的用户共享。在这次组织变革完成之后,仍然担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马云也给自己布置了几件最重要的事情,分别是战略决策、组织文化、人才培养、公益事业。

“你看今天,把淘宝解散了,淘宝反而增长得更快,发展得更加舒服。我们又出了三丰(姜鹏)、张勇、吴泳铭,一大批人,雨后春笋般在公司出来。三丰一个人的业务就抵过了当时老陆(陆兆禧)在淘宝管的业务,这样人才就起来了。”马云曾如此说,他最注重的当然还是高管人才的培养。在阿里内部,每位高管都需要培养自己的继任人,这样才能够算是合格的管理者,他还专门在年轻的管理者中开设了培训班,培养第三代乃至更年轻的接班人。

目前,“骑士”的选拔工作还没有完成,阿里旗下的25家事业部仍然由集团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的9位高管分管。不过,这显然并不是最终状态。未来,每家事业部显然还会选拨出各自的负责人,而他们将是更年轻的阿里人。

在不知不觉之中,阿里新老交替将顺利完成,至于谁将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反而是不那么重要的问题了。经过此次组织变革之后,25家事业部将会享有更充分的决策权,同时也会被压上更沉重的担子。集团CEO会将更多权力下放给事业部的年轻人,给他们更大的发挥空间,而自己的主要职责则变成给前方提供资源和做好监督管理,这已经不是过去CEO马云治下的那种意义下的CEO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