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12-27

昨天我在博客上发布了《任总,我想对你说》之后,收到了一位来自华为的老朋友的来信,特全文刊发如下:

老冀,我也有话你说:

你是中国一个知名的IT记者, 我也喜欢看你的文章,以前每年的这个时间看你有关华为的年底总结,并一直和你交流看法;现在一样,还是同你交流看法。昨天看了你写的《任总,我想对你说》,我也有很多的话要说,而且不得不说。

(以下为冀勇庆的原文,黑色部分为该华为员工的评论)

你是中国最睿智的企业家。作为一位关注华为多年的媒体人,新年来临之际,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我想对你说,美国就不要去了。1997年年底,你去了美国,参观了IBM、贝尔实验室,看到了巨大的差距,感受了创新的精神,学习了管理的经验。圣诞节的美 国万家灯火,你却关在硅谷的小旅馆里三天没有出门,如饥似渴地消化学到的知识。第二年,你引入了IBM的IPD管理方法,你向美国人民学习,成就了今天的 华为。但是,你终究没有攻克美国市场。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制度的冲突和华为的强大。我想,即使你再三表达诚意,美国人仍然不会让你进入。既然如此,何不暂时放弃美国市场,但要继续学习和吸收美国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当华为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当华为掌握了绕不过去的核心技术的时候,让美国人请你回去吧!

按我对老板的理解,华为不会放弃美国市场, 现在不会,以后不会。我们理解:华为是屡败屡战,不仅是因为美国的市场巨大,也是因为美国是创新发源地,不能理解美国市场,就很难有所有创新,或是跟上创新的步伐,这个对于华为不是市场大和小的问题,可能是生于死的问题 。

同时,和美国的谈技术和创新,在未来的10-20年之内, 还真看不到有什么美国可以绕不过去的核心技术,华为做不到,估计美国之外的公司均做不到,让美国请华为回去,估计是在做白日梦。这个是现实,华为是有清醒的认识。

我想对你说,模仿不是创新。过去,华为依靠跟随和弯道超车取得了成功;如今,已经跑在队伍最前列的华为只能创新了。华为的“2012实验室”能否加大基础研究的力度,力争在核心芯片 和操作系统上取得突破?此外,华为既然进入了新的领域,开始做企业和消费业务,就需要创新的思路和人才,而不是闭门造车。

创新,特别是自主创新这个词好象在华为不流行,弯道超车是中兴的流行词, 和华为无关; 我们不知道路由器的NP芯片,光网络的100G,200G和400G的芯片,以及最近成功测试的2T芯片,以及海思四核 的K3芯片算不算是核心芯片,路由器的操作系统VRP是不是操作系统; 当然如果你定义芯片只是高通,英特尔的芯片是核心芯片,华为没话说; 如果你定义操作系统只是Android,Windows,我们也没话可说,毕竟华为不是万能,只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什么是创新的思路和人才?估计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所以对于华为来说,招人就是招人, 没有特别指明:创新思路和人才;况且,中国打着创新思路和人才之类骗子的还少吗,远有交大汉芯,近有唐俊之类的人不少吧。

我想对你说,轮值CEO是一步臭棋。 我理解你的苦衷:华为内部没有能够服众的接班人,强势的文化又很难引入“空降兵”,只好搞出个轮值CEO制度,每个人当半年的家。试问,哪家成功的企业有 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制度?我相信这只是你的过渡性安排,你需要尽快从内部确定一位接班人,这样你就能放心退居二线了。如果担心高管摆不平,可以学学GE。

既然你要说要华为创新,为什么就不能容忍轮值CEO呢,这难道不是一种创新吗,只不过我们不清楚这个制度能不能成功。如果乔布斯也去问遍所有的成功的手机企业,怎么去做手机的话,你想一下,还会有iphone吗?为什么不能对华为一点异类的行为有一点宽容和耐心?哪怕失败了,也给后人留一标志:此路不通,不是挺好吗?

我想对你说,华为还是要尽快上市。过去,独特的股权激励制度给华为带来了很强的凝聚力,也帮助华为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如今,这种制度却培养了一批不能给华为做出正向贡献的食利者和沉淀层,每年的高额分红也让华为越来越难以承受。其实,你要做的只是对华为进行股份制改造,让员工们从“虚拟股东”变成真正的股东,然后上市。

这个不评论,解决这个问题也不见得要上市,有很多好办法解决。同时不上市的优秀的企业也很多:如宜家。

任总,我还想对你说:

不要进入华为完全不擅长的领域,比如互联网运营;

不评论,华为不会进入信息服务业。

不要用对付70后的高压政策对付80后和90后,那不管用;

不评论,只有外界才说是高压政策;

不要再逼员工签没用的《奋斗者协议》;

呵呵,可以不签;

不要只提拔那些“屁股对着老板”的员工;

不要忽视那些“眼睛对着老板”、敢于犯言直谏的员工;

你说的和华为提倡是一个意思,眼睛只盯着老板而且犯言直谏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提倡是屁股对着老板而且犯言直谏的人。

不要再自己开车,年纪大了要注意安全;

不要再全世界飞来飞去,坐镇深圳总部就好了;

……

最后,我想对你说,尽管在我眼里,你不完美的地方很多,但你依然是我最敬佩的企业家。

尽管你这个文章是历年来最差的文章,但是我还是说你值得尊重的记者。

冀勇庆/文

你是中国最睿智的企业家。作为一位关注华为多年的媒体人,新年来临之际,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我想对你说,美国就不要去了。1997年年底,你去了美国,参观了IBM、贝尔实验室,看到了巨大的差距,感受了创新的精神,学习了管理的经验。圣诞节的美国万家灯火,你却关在硅谷的小旅馆里三天没有出门,如饥似渴地消化学到的知识。第二年,你引入了IBM的IPD管理方法,你向美国人民学习,成就了今天的华为。但是,你终究没有攻克美国市场。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制度的冲突和华为的强大。我想,即使你再三表达诚意,美国人仍然不会让你进入。既然如此,何不暂时放弃美国市场,但要继续学习和吸收美国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当华为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当华为掌握了绕不过去的核心技术的时候,让美国人请你回去吧!

我想对你说,模仿不是创新。过去,华为依靠跟随和弯道超车取得了成功;如今,已经跑在队伍最前列的华为只能创新了。华为的“2012实验室”能否加大基础研究的力度,力争在核心芯片和操作系统上取得突破?此外,华为既然进入了新的领域,开始做企业和消费业务,就需要创新的思路和人才,而不是闭门造车。

我想对你说,轮值CEO是一步臭棋。我理解你的苦衷:华为内部没有能够服众的接班人,强势的文化又很难引入“空降兵”,只好搞出个轮值CEO制度,每个人当半年的家。试问,哪家成功的企业有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制度?我相信这只是你的过渡性安排,你需要尽快从内部确定一位接班人,这样你就能放心退居二线了。如果担心高管摆不平,可以学学GE。

我想对你说,华为还是要尽快上市。过去,独特的股权激励制度给华为带来了很强的凝聚力,也帮助华为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如今,这种制度却培养了一批不能给华为做出正向贡献的食利者和沉淀层,每年的高额分红也让华为越来越难以承受。其实,你要做的只是对华为进行股份制改造,让员工们从“虚拟股东”变成真正的股东,然后上市。

任总,我还想对你说:

不要进入华为完全不擅长的领域,比如互联网运营;

不要用对付70后的高压政策对付80后和90后,那不管用;

不要再逼员工签没用的《奋斗者协议》;

不要只提拔那些“屁股对着老板”的员工;

不要忽视那些“眼睛对着老板”、敢于犯言直谏的员工;

不要再自己开车,年纪大了要注意安全;

不要再全世界飞来飞去,坐镇深圳总部就好了;

……

最后,我想对你说,尽管在我眼里,你不完美的地方很多,但你依然是我最敬佩的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