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10-22

本月23日,苹果即将召开新品发布会,从媒体邀请函上的提示语“We’ve got a little more to show you”来看,苹果很有可能发布7英寸平板电脑iPad Mini。在此之前,关于iPad mini的具体情况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在这个社交网络横行的年代,苹果曾经严格执行的保密制度已经不再那么神秘,9月13日苹果发布的iPhone 5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在发布会之前,媒体已经抢先披露了iPhone 5的各项技术参数和销售价格,结果竟然第一次全部命中,这也使得这次iPhone 5发布会成为苹果历史上最没有新奇感的发布会。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这是因为如今的苹果已经不再神奇。

对于苹果来说,神奇=保密+奇妙。在每次的发布会上,当乔布斯说出“one more thing”之后,他都会带给大家新的惊喜,就如同魔术师一样。他能够做到这一点,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苹果严格遵守的保密制度,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苹果持续不断的创新。

如果将产品层面的创新分为两类的话,一类是革命性的创新,每次新品出来都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另一种是改良型的创新,只是在原有产品上做点修修补补而已。乔布斯在世的时候,追求极致的性格决定了他无法忍受改良型的创新而只能选择革命性的创新。从iMac到iPod,再到iPhone和iPad,苹果每隔一两年就会给消费者一个大大的惊喜。即使是同一类产品如iPhone,每年也都会有大变化,如iPhone第一代第一次推出无键盘全触屏,iPhone 4带来视网膜屏幕等等,都超越了消费者的预期。

但如今的苹果似乎已经无力再如此高频率地推出革命性的产品:无论是iPhone 4S/5还是New iPad,都与老一代产品差别不大。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新产品在细微处其实还是有很多创新的,无奈消费者几乎感觉不到。

由于不再有革命性的创新,苹果推出的下一代产品都是按照产品发展的逻辑继续演进——这当然很容易被业内人士推算出来。即使苹果仍然希望维持过去的保密制度,也很难再收到过去的神奇效果了。

另一个原因恐怕也与现任CEO库克有关。与乔布斯的天马行空相比,库克要保守得多,他更擅长运营和供应链管理,也更注重日常的数字化管理,这也使得他从主观上不太愿意再实施严格的保密制度。

过去严格的保密制度让苹果各部门之间的信息沟通非常不充分,但是在外界看起来却仍然像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应付自如,关键在于有乔布斯这个商业奇才。他把自己的关注点放在了苹果最重要的产品设计和市场策略方面,而将日常的运营交给了最靠谱的库克。异常的勤奋也使得乔布斯对苹果公司的每一个关键环节都了如指掌,他让自己成了最关键的信息交换点,凭借自己的“创始人光环”以及“现实扭曲场”驱动着苹果的发展方向,使得苹果就像一个人那样运转自如。

这其实也是很多权威型组织的真实写照,虽然很神秘,却也非常高效。不过,这种组织都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当老的权威远去之后,新的继任者不再具备过去的权威,无法照搬过去的模式而只能通过分权才能让组织继续高速运转。而分权的结果必然就是让信息在组织内部更充分的流动,必然就是依靠制度和流程而不是权威来管理。

因此,对于苹果公司来说,保密制度的削弱可谓势所必然,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乔布斯。当然,我们更关心的还是没有乔布斯的苹果是否持续创新下去;想想乔布斯第一次离开苹果后的那些日子,我们有理由再一次为苹果担心。

(作者系《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笔)

【∑Ping栏目系由腾讯科技频道倾力打造的科技锐评栏目。力求内容紧贴热点,判断掷地有声。】

2012-10-12

近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建议美国公司应该避免购买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中国公司的设备,理由仍然是国家安全。在此之前的9月13日,该委员会曾经专门为华为和中兴举办了听证会,虽然两家公司的代表极力辩解,但是仍然还是这么个结果。

这对华为和中兴确实是个挺大的打击。要知道,美国已经成为全球电信设备投资的热点,三大运营商AT&T、Verizon和Sprint都在紧锣密鼓地上LTE,欧洲运营商则由于经济危机普遍放缓了投资,中国和印度要到明后年才会考虑大规模布置LTE。因此,对于全球电信设备商来说,今年的收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看着有着美国血统的爱立信(收购了北电的无线资产)、诺西(收购了摩托罗拉的无线部门)、阿朗(欧洲与美国合资公司),甚至韩国的三星都在吃香的喝辣的,华为和中兴能不着急吗?可是着急又有什么用,人家就是不让你进!

如果说任正非当过解放军、华为股权不透明,侯为贵可没当过解放军,中兴还是香港上市公司,一样遭到封杀。在选战正酣的美国,政治正确是唯一的选择,这个时候华为中兴无论怎么喊冤都没用。大选结束后,他们在美国的前景仍然不会太乐观,因为这里的问题并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而是国家与国家间的差异造成的。三一也是民营企业,去美国建电站,一样遭到封杀。

不谈政治问题,就说产业政策,美国人对于关系到自己竞争力的产业可是看得挺紧的。想当年英特尔要在中国建晶片厂就费了好大的劲,最后进来的也不是最先进的制造工艺。而全球飞机制造双雄的美国波音公司就从来没有在中国制造和组装过,欧洲的空客倒是开放一些,还外包了一些组装业务给中国。

除了金融行业天下无敌之外,美国另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信息产业,美国有硅谷,有苹果、IBM、微软、谷歌、Facebook、思科、高通,还有持续创新的机制,这些都是中国不具备的。按道理美国人没有必要担心中国企业的威胁,但是实际上美国人很警惕,他们也许是吸取了过去在电信设备行业的教训:当时由于美国政府缺乏宏观规划,致使团结起来的欧洲GSM标准在全球占据了领先地位,由此诞生了爱立信、阿尔卡特等电信设备巨头,而美国电信设备业却衰落了下去。如今,全球前五大电信设备巨头中已经没有一家“纯”美国公司了。

还好,美国通过发展移动互联网和芯片设计行业,在后3G时代又夺回了产业的主导权。如今,电信行业已经与互联网日益融合在一起,从而纳入了美国人规划好的发展轨道。当然,重新夺回了主导权的美国人显然不希望再出现新的挑战者,于是封杀华为和中兴也就成了必然选择。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华为和中兴还是挺争气的,他们让美国人感觉到了真正的威胁,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威胁。

而更让我们担心的还不是华为和中兴这种已经走出国门、拥有自己知识产权和品牌的高端制造业,而是那些遍布全国的中低端制造业,他们依靠单纯的劳动力低成本、依靠出口导向发展了起来。如今,美国人正在通过信息技术改造传统制造业,3D打印机、机器人等技术的大规模采用将会给全球制造业带来一次重新洗牌,制造业将重回美国,而中国的中低端制造业则有可能被洗掉。到那个时候,中国的产业才真的是危险了。

中国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