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1-26

过去几年,在全球电信行业不太景气的大背景下,华为仍然保持了高速增长。2010年,华为预计实现合同销售额360亿美元,同比增长20%。如果营业收入也保持同等比例增长的话,2010年华为将实现营业收入258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为1677亿人民币。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让我们看看“201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其中排名第一的江苏沙钢集团的营业收入为1463亿元(实际上统计的是2009年的数据)。也就是说如果2010年沙钢的增速放缓的话,华为的营业收入就能够排在No.1了。不过华为好像从来不参加这类的评选。

虽然如此,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华为的成长已经接近中国民营企业的最大值了。更早起步的“准民营”企业(准确说来应该是集体企业)海尔集团2008-2010年的“全球营业额”分别为1220亿、1243亿和1357亿元。姑且不论这个“全球营业额”与合并报表中的“营业收入”都有哪些区别,即使只看这三个数字也会发现,海尔已经有些步履蹒跚了。

我个人认为,由于华为更好地解决了股权激励、技术研发、全球化这几大问题,从而能够在中国的民营企业中鹤立鸡群,成为为数不多的、在全球主流产品和主流市场上,能够与全球最顶尖的公司PK的中国企业。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华为不存在增长极限。虽然说任何一家企业包括欧美企业都存在增长极限,但是由于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置身于更差的外部环境,他们的增长极限将会比欧美企业来得更早。

作为中国企业的翘楚,华为虽然仍然在奋力奔跑,但是同样感觉越来越吃力了。如果要想在未来几年内继续保持增长,直至跻身全球最顶级企业的行列,华为还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继续“给力”:

一.行业领导力

经过23年的奋斗之后,华为发现在电信运营商市场,别人的蛋糕也抢得差不多了,自己的市场份额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而整个市场的增长率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正因为如此,从今年开始华为准备大规模地杀入企业业务和终端市场,力图开辟两块新的战场。

不过,目前华为仍然没在任何一个市场上成为老大。在电信运营商市场,仍然被爱立信压了一头;在企业业务市场,有IBM、惠普等众多大鳄;即使在其中的企业网络设备市场上,思科仍然是短期内不可逾越的高山;而在终端市场上,诺基亚、三星、苹果仍然遥遥领先,华为还排不上号。

有人会说,华为再稍微努努力,不就当上了电信设备行业的老大了吗?不过,真正的老大可不只是看营业收入的,还要有丰厚的技术积累以及标准的制定能力。你看其他行业的老大英特尔、微软、谷歌、高通,哪个不是如此?

而华为过去更多的还是依靠跟随战略,别人怎么跑自己只管跟着,没有领过跑,也不知道怎么领跑。华为并不具备制定标准的能力,华为内部也没有为5年以后的技术未雨绸缪的研究部门,甚至有人说“如果思科停止了研发,华为就会失去方向”,虽然有些武断,但也说明了华为仍然缺乏行业领导力。

二.资源配置力

相对于很多还在国内打乱仗的中国企业来说,华为对资源的全球配置能力已经属于一流水平了。无论是销售机构、研发机构还是人才,都已经实现了全球化配置,以至于每次当海外的飞机失事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问一句,有华为的员工吗?结果有好几次这种不幸还真的降临到了华为人的头上,这也说明了华为的业务在全球分布之广之深。

但是,这些更多的还是运营层面的资源配置;那么,华为的资本资源、决策资源又是否实现了全球配置?显然还差得很远。华为的资本和资金,更多的还是来自于上十万名华为员工,还有国内各大银行的支持,而没有利用到欧美成熟的资源。华为也曾经与海外PE合作,联合收购一些国外企业,但是最终也没有成功。

还有就是决策资源的配置,华为目前的董事会和EMT的组成,更多的还是自己人,有没有外部资深人员加入?能不能让外籍员工进入核心决策层?这些都是未来华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三.持续变革力

过去二十多年,华为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电信设备做得又便宜又有技术含量,而且还能最快最好地满足电信运营商的需求,从而做成了全球老二。但是,如果我们设想一种非常极端的情况:如果运营商全部消失了,或者成为水管工了,华为还能够找到新的市场吗?

即使是最近华为全面向信息服务商的转型,很多华为人还没反应过来,还没有认证考虑这个问题,更何谈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的颠覆性转变?华为今天才开始谈全面进军企业业务市场,其实之前已经做了十多年了,中间一直犹犹豫豫,加上与3Com也是扯不断理还乱,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而跨度更大的从硬件到软件和服务,从企业客户到消费者的转变,华为能够顺利完成吗?

在未来十年内,华为必须完成这次变革,而且还需要培养出持续变革的基因。为什么IBM、GE这些顶级企业能够不受行业变化、地域限制、技术变革的制约,永远处于领跑的位置?就是因为他们经历了辉煌到垮掉,然后通过变革再次辉煌的几个轮回,身体里已经长出了变革的基因。因此,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之后,他们仍然能够以变应变,傲立潮头。年轻的华为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商业兴衰周期,它能够应对行业的大变革所带来的挑战吗?

四.国家竞争力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将越来越多地看到华为的发展受制于国家竞争力的局面。有人会有疑问,既然都已经是全球化的公司了,母国的竞争力会有很大的影响吗?其实,著名管理学家麦克·波特曾经做过研究,他发现全球化程度越高,跨国公司对于母国市场的依赖度反而是提高了。

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近些年世界500强的变化:二十年前日本经济辉煌的时候,世界500强榜单中日本企业的比例也达到最高峰;而随着日本经济的一蹶不振,日本企业的数量也在不断地下滑。

这些年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确实提升了国家的竞争力;但是,过于注重GDP造成很多基础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使得我们国家竞争力的提升到了瓶颈。实际上,最近几年咱们国家的国家创新力反而有下降的趋势。

这里的原因很多,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好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好的资本市场环境、好的教育制度和好的商业文明吧。而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整个社会就不会按照最优的原则去配置资源,导致贪婪的、适应现有环境的国有企业发展壮大并占领每个经济领域,从而形成挤出效应。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华为这样顶尖的民营企业,要持续增长,仍然会遇到越来越强大的阻力。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华为继续给力,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2011-01-24

上个周末,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成了业界的一大新闻,目前已经有胡厚崑、徐文伟、丁耘、陈黎芳、余承东等华为控股新任董事会成员,李昌竹、邓涛、张文林、张宏喜、朱勇刚等华为公司高管开设了微博。

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围观。截止到上周日晚,徐文伟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8000人,而还开始发微博的朱勇刚的粉丝数量也超过了2600人,估计围观者中华为员工不在少数。

对此转变,即使华为内部员工都感到非常新奇,徐文伟(华为内部称为“大徐总”)刚刚开了实名微博没几分钟,一位华为的同事就在网上问他,你真是大徐总吗?徐总说是的,可是这位同事仍然将信将疑。

神秘的华为突然一下子揭开了头上的面纱,这也使得众多的围观者不太适应。其实,这个转变在华为内部酝酿已久。去年11月25日,任正非、孙亚芳、徐直军、郭平等华为高层召集华为公共关系、品牌部、媒体关系、终端公司、党委的相关人员开座谈会,专门讨论如何改善与媒体的关系的问题。任正非表示,“在舆论面前,公司长期的做法就是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我可以做鸵鸟,但公司不能,公司要攻击前进。”

这也为华为以后的媒体关系定了调,下面的部门也敢于做主动的宣传了。上周我接到了原《IT经理世界》同事的电话,说华为公关部专门邀请她去深圳采访终端公司,这在以前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在我负责采访华为的那几年里,与华为的公关部基本上就没打过交道——华为对财经类媒体一向心存戒心,害怕这些媒体“捅篓子”,因此很多市场活动只会邀请相对“听话”一些的行业媒体记者。此次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必将带动华为内部的更多员工开微博,也会使得华为的形象更加开放,这对华为来说确实是件好事。

其实,华为之所以转变公关策略,很大程度上也是华为所处的地位所致。因为,华为已经从跟随者走到了领先者的位置上了。

如果说过去二十年的华为是只土狼,整天跟在狮子后面讨点残羹冷炙的话;如今的华为已经成了狮子,成为电信行业当之无愧的王者。目前,华为已经排在了电信设备商的老二;如果2010年能够实现30%增长的话,华为的营业收入将达到300亿美元,与老大爱立信相差无几。

据我了解,华为内部已经不把爱立信列为追赶目标了,这是因为爱立信只是一家传统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主要长于移动业务,产品线的厚度远不如华为,增长后劲也远不如华为。因此,即使2010年华为仍然屈居老二,要超过爱立信也只是不远的事情。

也就是说,不知不觉之间,华为竟然成了电信行业的领导者。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何适应这个新的角色?

这就要求华为自己也必须变。高管开微薄只是个表象,背后则是业务的变化。前不久,华为召开了云计算新闻发布会,任正非不仅亲自出席了这次会议,而且还在会上宣布:华为要在云平台上赶上、超越思科,在云业务上追赶谷歌。

这才是华为的长期发展目标:华为要从一家电信设备供应商,转变为信息服务提供商。

首先是产品线的变化。如果在十年前提到华为,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光网络、核心网、基站这些纯电信的产品;五年前看华为,已经有了以太网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这些更IT的产品;如今再看华为,又多了软件和云计算。

如今的华为已经越来越不像过去的华为了,它开始大规模地进军企业和消费者市场。从整个华为公司来看,一场静悄悄的分拆正在进行中。未来的华为将被分拆为相对独立的四大集团,分别是电信运营商业务集团、企业业务集团、消费者业务集团和其他业务集团,其中企业业务集团和消费者业务集团已经分别确定由“沙场老将”徐文伟和万飚担纲,这也说明华为已经把企业和消费者业务放到了与电信运营商业务同等的战略高度上了。

经过多年的围猎,狮子发现曾经丰饶无比的草原已经越来越贫瘠,难以满足自己的大胃口了。实际上,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随着互联网业务和商业模式的突飞猛进,当年指点江山的电信运营商越来越被“管道化”,市场的萎缩使得电信设备商不得不抱团取暖——诺基亚和西门子合并,阿尔卡特和朗讯合并……成为行业老大的华为也不得不面临增长乏力的问题:如果仍然只关注运营商市场,瓶颈将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出现。在瓶颈出现之前,华为必须寻找到下一片草原。

企业和消费者市场将成为华为未来的奶酪。但是,强大的习惯仍在发挥作用,阻碍着华为的变化。在企业市场,同时面对几十万家企业,再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一家家派Sales去死磕了,必须通过渠道完成市场覆盖。渠道到底应该怎么建,怎么分级,怎么培训,怎么保证不串货?这些对于华为来说都是新课题,需要尽快通过摸索找到答案。而消费者市场离华为就要更远一些了,我不知道,一向木讷的华为人知道如何去取悦消费者?

实际上,华为的高管们已经感觉到了与过去的不同。就像华为高级副总裁丁耘在微博中所写的那样:“微博实名以来的三五天,感受更多的是一种不熟悉不适应的IT力量,它和多年来积累的CT(通信)的经验(高质量、高可靠、可控可管)截然不同。华为走向ICT最大的挑战也许不是技术和产品,而是我们这些曾经”成功”的脑袋。虽然他希望公司的同事们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但是仍然有99%的员工称呼他“丁总”。从微博这个小小的变化可以看出,华为的变化还刚刚开始。

2011-01-21

最近,在IT行业中,一个人的离开牵动了千万人的心,他就是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在他宣布因个人健康原因休病假而且没有说明何时回归之后,率先开市的德国股市上苹果公司的股价竟然一口气下跌了8%,随后开盘的美国股市上苹果的股价也是一路走低。

看来,苹果需要适应乔布斯离开之后的日子了。我们不知道乔布斯何时能够健康归来,但是显然他这一次病休的时间不会太短。乔布斯离开的时刻,也正是苹果再次回到王者之巅的时刻:苹果公司终于超过微软,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值的公司,也是全球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

那么,离开了乔布斯的苹果还能够延续这几年的辉煌吗?这个问题如果转化一下,就变成了苹果都有哪些成功因素,而其中又有哪些只有乔布斯才能带来。

开句玩笑话,苹果成功的“秘诀”就在五个英文字母A-P-P-L-E当中。

A表示一种界面,无论是iPod Touch、iPhone还是iPad,虽然大小不同,却都保持着一种非常相似的界面。这种严格的“统一性”能够向消费者传达苹果独特的品牌和产品形象,当然也包括独特的气质。

两个P,一个P是软件平台IOS,另一个P是服务平台App Store。有了软件平台,苹果就能够团结众多的开发者,让他们开发各种各样的应用,然后通过服务平台送达消费者。

L代表精简的设计。在苹果看来,少就是多,它率先发明了只有一个按键的iPod/iPhone/iPad系列产品,产品表面没有一颗螺丝钉。从硬件的角度来看,苹果的设计能力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最后一个字母E是端到端(end to end)的交付能力。以一位iPhone用户为例,从接触苹果开始,他买的手机是苹果的,用的操作系统是苹果的,各种应用程序是苹果的App Store提供的,他被封闭在苹果独创的伊甸园中,却乐在其中。

这五个字母组合起来,就是极端重视用户体验的APPLE。当我把iPad拿回家,发现不用我教八岁的儿子就能够自如地用它来画画和玩游戏的时候,不禁感叹苹果产品优良的用户体验。

乔布斯虽然离开了,但是只要苹果仍然坚持以上五点成功“秘诀”,就仍然能够无敌于天下。如果简单归纳,苹果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独具匠心的、精简的硬件设计,整合自己独有的软件平台和服务平台,带给用户独特的体验;从而以较少数量的设备,创造较高的利润。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段话中哪个字用得比较多,对了,就是“独”。也就是说,苹果只有“独”到底,才能维持自己的差异化和高额利润。

而这种“独”的精神和气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这也是他的继任者史考利和阿梅里奥所不具备的。就像乔布斯所说的,史考利不过是个卖糖水的(百事可乐),阿梅里奥则是搞半导体的,他们既缺乏乔布斯那种对产品的敏锐感觉,又没有那种精益求精的严苛要求。他们擅长的只是缩减成本,砍掉不赚钱的产品线这些标准MBA课程中所教的标准步骤。

如今,乔布斯又要离开一段时间,谁可代之?目前确定的人选是苹果现任COO蒂姆·库克,他也曾经几次在乔布斯病休期间成功地代理了CEO的职责。但是,从库克过去在IBM和康柏工作的履历来看,他是个出色的运营和管理人才,但是并不是出色的产品设计和创新人才。在乔布斯病休的短时期内,苹果可以沿着他设计好的产品路线继续前进。但是,一旦到了必须构思下一代革命性产品而乔布斯仍然不能回归的时候,苹果就会遇到很大的挑战。

没办法,这就是天才的力量;现在,我们能做的事情只能是祈祷老乔同志早日康复了。

2011-01-19

上个周末的新浪微博可谓平地起波澜。先是当当网CEO李国庆爆粗口大骂帮助其上市的投行,接着就引来了三位号称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女员工的反击。双方在微博上你来我往,大战了几十个回合,言语越来越不堪入目。这场论战也让围观者颇受震撼:没想到这些亿万身价的富翁富婆们,骂起街来也很剽悍,生意不再仁义不再,甚至可能还要彼此之间比刻薄。

到底是什么事情使得双方撕破脸皮,不惜使劲往对方身上泼脏水呢?导火索是李国庆认为大摩故意给当当的IPO价格定低,并以此来谋利。由于定价偏低,当当网上市当天开盘即大涨53%,收盘时更是上涨了87%。

而在上市当天,李国庆以16美元的发行价出 售了130万股ADS。如果按照当日收盘价29.91美元来计算的话,仅仅这笔交易他就少赚了1800万美元,还不算他由于IPO被稀释的更多的未抛售的股份,他怎么能够不气愤?

其实从成功上市后的第二天,李国庆就在一些场合不停地骂骂咧咧,先是骂投资当当网的VC们,如今又骂到了投行。用别人的话来说,文青和愤青出身的李国庆确实发飙了,但是这飚发得有点“二”。

李国庆的“二”主要表现在他没有搞清楚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其实,公司的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复杂。创业初期,双方更多的还是鱼和水的关系,表现得比较融洽。但是,创始人和投资人对于公司的根本目标是完全不同的:创始人往往希望将公司做成百年老店,至少也要增加自己持有股票的账面资产,他们不会太在乎短期收益;而大多数投资人只在乎短期收益,只要被投资公司成功上市,往往就会套现走人,之后就是桥归桥,路归路了。而且,投资人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往往还会采取签订“对赌协议”、投资竞争对手“双面下注”等创始人看起来“不地道”的方法,像陈晓的永乐电器也是因为与大摩对赌失败而不得不卖给了国美。

由于信息和知识的不对称,很多公司创始人都会陷入投行精心打造的陷阱,最后追悔莫及。但是商场本来就是利益之争,不可能什么都是温情脉脉,投行本来就是靠这些不对称来赚钱的,你怎么能够指望它把所有的Know How都教给你?还好李国庆的夫人兼创业伙伴俞渝也是投行出身,通过恰到好处的股权结构设计,即使在上市之后夫妻俩仍然能够牢牢掌握住当当网的控制权。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耿直”的李国庆对投资人破口大骂,投资人对他却无可奈何。而那些缺少资本运作专家的公司创始人,往往会发现随着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自己逐渐被投资人清洗出公司。

谈到上市的问题,笔者也为中国本土资本市场对新经济产业的不给力而感到遗憾。中国民企要想找到让自己满意的华尔街代言人谈何容易?

其实,李国庆应该感到庆幸——如果当初他选择在国内上市的话,可能现在已经被折腾得七荤八素,上市却仍然还没有眉目。看看国内创业板上的那些垃圾公司,再看看去年国内新经济公司在美国上市如过江之鲫的盛况,笔者认为: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创业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山寨创业板。中国证监会什么时候能够把本来就属于市场的权力交还给市场,让它自己去优胜劣汰?

与国内创业板公司相比,当当网等赴美上市的公司的基本面算是好了不少,不过也依然出现了麦考林这种过度包装的情况。即使没有过度包装,中国公司与他们的对标公司比起来也是有差距的。以当当网为例,它被称为“中国的亚马逊”,可是实际上与亚马逊的差距还是挺大的:亚马逊早就走过了卖书的阶段,开始卖电子产品,开创了Kindle这种崭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还开始为企业提供云计算服务。而当当网呢?仍然还是一家以卖实体书作为最主要业务的公司。李国庆既然很有理想,就不要整天只是骂骂咧咧,而要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运营上面,早日成为真正的亚马逊。

当然,大摩这样的国际大投行也不是省油的灯。过去这些年,他们已经多次利用中国人对国际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不熟悉,在中国做成不少盘满钵满的大买卖。前不久,另一家资本大鳄高盛也难逃操纵中国股市的嫌疑,其手法也是充分利用了信息的不对称。而且,即使信息对称了,渠道也是完全不对称的:几家国际大投行已经垄断了中国企业的海外上市工作,你要想上市,不找这家就得找那家,最后挣大钱的仍然是那几家大投行。

国际大投行对海外上市渠道的垄断是个客观现实,你不喜欢它也好,不接受它也好,都是个现实。要打破它,就需要建设和完善中国自己的资本市场,鼓励更多的中国公司在本土资本市场上市。除此之外,关键还是要培养出一批真正能征惯战的本土投资银行,而这个就更是任重而道远了。

有从业人士说,中国制造业出了很多世界级的企业,为什么中国的投资银行业就出不了世界级?我觉得,这是两码事。制造业在美国属于夕阳行业,在很多领域美国人都不玩了,而金融业特别是投资银行业则属于最高端的产业,美国人必须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

中国要想在短时间内培养出自己有竞争力的本土投资银行,难。在本土资本市场上市,难;要摆脱国际大投行的定价权,难。对于李国庆等本土的创业企业家来说,他们还得承受这样的现实,虽然他们心不甘情不愿。

但更为重要的是,李国庆们还需要做好成为一个公众公司的公众人物之全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