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0-29

  近期,关于华为的接班人问题引起了外界的普遍关注;其实,前一段时间国美控制权争夺同样也伴随着关于家族成员要接班的传言。

  不过,我掐着指头算了一下,却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目前国内的高科技公司当中,还鲜有第二代家族成员接班成功的案例,而一些同时期创立的处于传统行业的民营企业,第二代接班的现象却比比皆是:例如格兰仕的梁庆德和梁昭贤,方太的茅理翔和茅忠群。如果再看看香港,第二代开始主导运营的家族企业更是比比皆是。

  在国外好像也是如此:高科技企业当中,继续由家族执掌权柄的凤毛麟角,我印象中好像已经只有高通的雅各布家族;而传统行业的企业中,家族成员仍然活跃在第一线的好像就要普遍得多,像福特、杜邦,等等。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当然,高科技企业本身历史就短,这确实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公司从创立到现在还不到10年的时间,创始人仍是春秋鼎盛,当然也就谈不上传位的问题。但是,这也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已经有了20多年历史的华为、中兴、宏碁都没有家族接班,毕竟他们也都到了这个时刻了。

  因此,我想了想,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

  一.高科技公司的掌舵人需要很高的能力,家族成员未必具备这个能力

  与传统行业相比,高科技行业的变化速度更快,竞争更激烈,几乎是一不留神,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要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怎么会说“科学的入口就是地狱”呢。

  因此,要成为高科技行业顶级公司的掌门人,如果没有几把刷子是干不下去的。他必须非常了解本行业的技术趋势,对未来的新商业模式必须有着深刻的洞察力,而不仅仅只是懂管理而已。换句话来说,鲍尔默这样的人很多,但是比尔盖茨却只有一个;相对于洞察力来说,管理技能就要好学得多了。

  举个阿里巴巴的例子,当年电子商务市场处于蛰伏期的时候,马云从GE挖了一位非常资深的高管负责运营管理,他为阿里巴巴建立了整套管理制度和管理流程,解决了内部管理的问题,可谓功不可没。但是,当电子商务出现了爆发性大发展的时候,这位高管就暴露出缺乏洞察力的弱点。

  也正是由于这个特点,高科技公司的掌门人往往都是胆大包天、特立独行之人;只是,他们的这些特质也是在高科技行业浸淫多年才形成的,未必就能够传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

  二.高科技行业的特点又决定了家族很难占压倒性的主导地位

  对一家公司的控制其实可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是通过股权来控制,另一方面就是在日常运营管理中的控制。

  先说股权。高科技公司大多是智力密集型企业,为了吸引这些人才,公司往往必须采用全员持股的方式,比如华为,比如腾讯,这就使得创始人家族在整个公司中的股权比例往往并不占绝对优势,这与很多传统行业的创始人家族动辄占到公司50%以上的股份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外,高科技公司能够蓬勃兴起,与风险投资大有关系。一个穷小子不名一文,却能够在几年之内席卷天下,如果没有VC的助力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们今天看看无论是腾讯、百度,更别提差点被雅虎逼宫的阿里巴巴,最大股东均不是创始人家族而是VC。如果创始人想要传位,VC这一关是很难过的。

  再谈日常经营管理的控制权。为了应对不断的变化,高科技公司往往不是一个人在领导,例如谷歌的三驾马车。微软前首席运营官John Herbold以前是宝洁公司的营销主管,他也谈到了软件业的团队结构和平坦的等级制度给他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在宝洁,大多数的交流是手写的,只能上下一个层次,与软件行业相比,它是迟缓的,你可能要花四个轮次的交流才能明白自己实际上弄乱了什么事情。而在微软,我们直奔主题。”

  高科技公司需要更加庞大的、分享决策权的管理团队;实际上,高科技公司的CXO要比传统行业的公司多不少。在这种情况下,家族成员要上位,需要摆平的人是不是更多一些?

  在家族传承方面,犹太人做得比较好,前面提到的高通的雅各布家族就是犹太人。我个人感觉可能需要将股权和经营管理权进行适度分离,创始人家族通过成立基金会或者别的方式保持对公司的监督权,甚至会有黄金一票的否决权;而日常经营管理权,包括CEO的任用,还是应该能者居之。

  以上是我看到的高科技行业的一些情况,各位朋友如果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欢迎交流。

2010-10-22

  如今这个年代,好像什么都要分出个新和旧来,对于媒体来说也是如此。随着互联网媒体的迅猛崛起,以门户网站为首的互联网媒体已经成为“新媒体”的代表,而其他的所有媒体,不管是报纸、广播、电视还是别的什么,好像都已经被称为昨日黄花的“旧媒体”了。

  作为跑了7年IT行业的“旧媒体”记者,我亲身经历了新媒体对旧媒体的颠覆:先不说新媒体抢走了旧媒体大量的广告,就说一个简单的采访,也能感受到新旧媒体话语权的变迁:7年前,一位IT行业跨国公司的大老板来中国,通常会找《计算机世界》这样的行业主流媒体做专访;4年前,可能会找《环球企业家》之类的财经类杂志;2年前,大老板来了又走了,传统媒体的记者还在那眼巴巴地等着,连一眼都还没瞧着,倒是某家门户网站上又多了一个专访,还是全视频的。

  想想就这么几年的工夫,旧媒体已经被新媒体挤兑到角落里了。我的很多旧媒体的朋友纷纷跳槽到新媒体,剩下的也在疑惑:旧媒体还有没有未来?更有互联网媒体的朋友断言:未来的世界里只有一种媒体,那就是互联网媒体!

  真的会是这样吗?让我们看看过去这些年都出现了哪些新媒体,他们又是如何慢慢地变老的。

  工业革命时代,古腾堡印刷机的发明催生了报纸时代,这可是当年的新媒体。想想当年,要搞运动,先要办报,五四运动就是《新青年》等新报纸鼓吹起来的。更有意思的是,当年袁大公司为了撺掇他父亲袁世凯袁大总统称帝,竟然伪造了为帝制歌功颂德的假《顺天时报》给老爹看。

  那个时候的报纸是何等风光,可谓领风气之先,是新媒体。当广播时代来临之后,报纸变成了旧媒体,但是仍然产生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报。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广播成为新媒体:罗斯福总统就是通过广播发布了著名的“炉边谈话”才稳定了不安的民心,日本天皇也是通过广播宣布了无条件投降。

  可是很快,电视成了新媒体:人们在电视中寻找玛丽莲·梦露,肯尼迪和尼克松也在电视中辩论争夺总统的宝座……

  当时就有人预言,广播终将死去,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广播却没有死。以中国的情况来看,广播经历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低迷之后,在本世纪又焕发出了新生。无论是专注于新闻、以快速权威准确而著称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还是放手发动司机、插诨打科的1039北京交通台,近几年的业绩均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如今互联网横空出世,已经有人在说电视要死了,不过看来要死也没那么快,这几年电视台的收入仍然在高速增长,一派喜气洋洋,还看不出要得绝症的样子。

  因此,从过去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正所谓闻道有先后,刚出生的媒体都是新的,时间长了也就旧了。旧了,不那么主流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死。实际上,我们看到在互联网如此猛烈的冲击下,“旧”得要死的报纸行业竟然也还有活得不错的,像21报系、第一财经报系,等等。

  对于报纸来说,关键是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忠实的读者群,如果这些人每期都去看你的报纸,而且为数还不少的话,即使是“旧媒体”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怕就拍没自己的特色,整天都登厂商的口水稿,那样不死才怪呢。

  当然,如果只是守着那张纸,可能还是会慢慢变老的——我们这一代老去之后,下一代可能真的不看纸媒了——对于惯于教化人民群众的媒体来说,不主流也是很痛苦的事情。因此,不管新媒体还是旧媒体,全媒体应该是个趋势。于是,报纸杂志纷纷开始办网站、做手机报、iPad报,都是让自己“新”起来,重新主流起来。

  对于还战斗在旧媒体的朋友们,可以首先看看在细分领域里,你所在的媒体是不是行业前三名?如果是的话,你大可不必太担心,因为你所在的媒体还有很长时间的活头呢!如果不是的话,那你就尽管跳吧!

  借用麦克阿瑟将军的话,改编如下:老兵不会死去,他还会战斗在最前线。

2010-10-14

  10月11日,千呼万唤始出来,微软终于推出了最新版的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7。与苹果iPhone 4在全球的热销相比,WP7多少有些落寞。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WP7将是微软在手机市场上的最后一击,如果一击不中的话,微软有可能将会永远失去这个市场了。

  几年前,我们这些记者和小编,大多数都是微软手机的忠实用户,那时候的操作系统还叫windows mobile。我的同事小X更是微软的铁杆用户,他每次买来手机都自己刷机升级系统。如今举目一看,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离微软而去,前一段时间见到小X,他竟然也开始念叨要换Andriod了。

  当然,微软从来也没有在手机市场上占据过主导地位,不过几年前windows mobile的市场份额也还有两位数,如今却只剩不到5%了。一家在PC市场上呼风唤雨的领导型厂商,为什么却始终无法玩转手机,我觉得有以下原因:

  一、用户体验不好

  我们这些较早用智能手机的用户,往往以自己的使用习惯去“想象”普通用户的喜好,这就犯了想当然的错误。要知道,对于我们每天至少要使用七八个小时PC的用户,windows mobile原来那种层层叠叠菜单式的用户界面倒是并没有太多的不方便。

  只有当我买了一部iPhone,用它来配置家里的wifi网络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有多么的不方便:我花了一个小时不断尝试各种不同的配置方式,竟然还是无法搞定,而iPhone找到并成功连接到wifi却只花了几分钟而已!我当时就想,我这个准专业人士都不行,普通用户就更是不行了。

  感觉微软过去似乎总是想把PC操作系统一股脑移植到手机上面,但是由于手机和PC的屏幕尺寸、操作方式统统都是截然不同,用户体验肯定不可能好。我们看到最新的WP7已经彻底抛弃了过去,采用了类似于Zune的用户界面,这无疑是微软的觉醒,只不过有点太晚了。

  二、缺乏同盟军

  微软是做平台软件的,自己并不做手机,原则上应该能够跟所有的手机厂商合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微软却一直没有培养出一批可以生死与共的同盟军。

  行业老大诺基亚有塞班操作系统,不可能用微软的操作系统。而且,由于诺基亚在塞班中太强势,已经招致了摩托罗拉、索爱等其他手机厂商的不满。微软本来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尽快将这些手机厂商发展成同盟军,却不知道是由于何种原因,微软没能说服这些主流手机厂商大规模采用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

  这么些年,微软只不过发展了HTC这么一家原来并不主流的手机厂商,三星、LG等比较主流的手机厂商都是半心半意地跟着,剩下的就是惠普、宏碁、联想等以PC为主要业务的厂商了。微软在手机厂商中的铁杆如此之少,当然很难进入主流了。

  三、陈旧的商业模式

  即使是铁杆HTC也改换门庭了——大家可以数一数,最近两年HTC发布了多少款Android手机,又发了几款微软手机。

  为什么大家都去做Android和iPhone?还是商业模式不同。Android是开源的,Google不向手机厂商收软件授权费,从而降低了手机厂商的总体成本,自然颇受欢迎。iPhone呢,已经不仅仅是打电话的手机,而变成了一座拥有数不清的手机应用的金矿了。无论是Google还是苹果,他们都明白不仅仅需要把手机的硬件和软件做好,还要建立一套基于服务的新商业模式,而抱残守缺的微软直到今天仍然坚持传统卖Licence的商业模式,如何与先进的生产力竞争?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WP7要成为微软的救命稻草,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