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9-28

  今天就是万众瞩目的国美特别股东大会的投票日了,未来谁能掌握国美的主导权,很快就将水落石出。不管谁获胜,国美这几年来发展放缓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几年前,行业内排名第一的国美收购排名第三、陈晓领军的永乐电器的时候,业内均认为家电连锁零售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国美以两倍于苏宁的门店数量,已经遥遥领先于苏宁。可是吊诡的是,如果我们今天做个盘点的话,就会发现无论是从销售收入、净利润还是市值来看,苏宁均远远地超过了国美。股价也很能反映问题:国美的股价与两年前相比基本上是原地踏步,苏宁则已经上涨了一倍以上(按复权价格计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费解的现象呢?除了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捕入狱造成国美内乱的原因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即使黄光裕不出事,苏宁超越国美也是迟早的事情。

  跑家电的记a者都会有一种感觉,苏宁和国美的气质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说国美是呼啸山林的绿林好汉的话,苏宁则更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当国美还停留在大规模扩张门店,向规模要效益的时候,苏宁已经耗费巨资、大规模地建设物流中心和信息中心,仅信息化建设的投资就高达3亿元,还引入了IBM这样的顶级咨询公司来提升管理水平。

  苏宁董事长张近东曾经说过,对外行数目可以吓唬人,而对内行来说店面数量多给自己的压力也许会超过给对手的压力。与规模的扩张相比,他更注重细节的提升。例如,顾客到苏宁的门店买了一台空调,销售员当时就会将顾客的资料输入电脑,并且匹配到苏宁的物流基地,12小时即可实现送货上门。当然,如果顾客特别着急的话,加点钱还能实现3小时到货。这种管理的精细水平国美是做不到的,直接的体现就是苏宁门店的单位面积营业额远高于国美,苏宁新开一家门店能够做到一年内盈利,而国美就做不到。

  如今,国美减速的同时,苏宁却加速扩张,明显加快了开店的速度。即使是在国美/大中的大本营北京,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苏宁的门店,据说苏宁在北京的营业额也即将超过国美。

  这场看不见硝烟的“美苏争霸”的例子其实破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在遍地都是机会的中国,很多企业家在快速奔跑、跑马圈地的时候,往往会忽视内部管理能力和系统能力的提升,最终导致欲速而不达的结果。就想不止一位企业家提出过的“先做大、再做强”的口号,就是这种心态的最明显的表现,结果自然是既没有做大,也没有做强。

  再举个例子,曾经名声大噪的网上销售衬衫的PPG公司就曾经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当时,PPG的一位副总曾经大声地宣称,不要跟我谈什么供应链管理,我们这种公司不需要供应链。结果,PPG后期出现的大量问题,归根结底也都是供应链出现了问题。

  有句话说得好,台风来了,猪都会飞。对于企业家来说,赶上了大势、扶摇直上九万里固然可喜,但是千万也不要忘了给自己安上一双翅膀。

2010-09-27

  国美电器即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两位重量级男人(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和国美电器现任董事局主席陈晓)的较量也将水落石出:他将掌控国美这艘家电零售巨舰,到时候就会见分晓。

  不管谁赢谁输,这都将是一场资本的对决:根据国美电器的公司章程,股东大会的8项议案均需要出席股东的50%以上认可才能获得通过。这些天来,两大阵营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拉票,因为资本将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资本到底会支持谁?也许要到投票当天现场才能见分晓。虽然黄光裕和陈晓阵营均宣称得到了大部分机构投资者的支持,而实际上他们谁的心里都没底:资本是如此的善变,他们很有可能在最后一刻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改变立场。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谁将赢得这场胜利;可是,谁又关心国美的长期发展?经过这场空前惨烈的鏖战之后,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众多投机资本刀口舔血满载而归,国美则陷入长期纷争的动荡之中,进一步拉大与竞争对手苏宁的差距。

  此时,在光鲜耀人的正面之外,资本的另一副嘴脸也暴露无遗。为了追逐短期的利益,资本从来就不会在乎公司的长期发展;资本是贪婪的,它吃的是公司的血肉,吐出来的却是骨头。

  无论是黄光裕还是陈晓,都曾经是很好的实业家,而当他们进入到了资本的圈套之中以后,却都迷失了方向。陈晓辛辛苦苦地创立了永乐电器,为了加速扩张引入了投机资本,签下了对赌协议,正是因为他赌输了,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国美收购,这也导致了他如今又利用资本进行报复。黄光裕一开始也是搞实业的,香港借壳上市之后尝到了资本运作的好处,于是香港股市有了著名的“套现王”——他陶醉于资本游戏之中,从资本市场上套取了大量资金,又投入到三联商社等等新的资本运作当中。据说到了后期,黄光裕已经根本不关心国内的经营状况,而是醉心于所谓的“商者无域”,也就是“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运作中去了。

  资本当然是个好东西,拿到它之后公司能够快速扩张;资本市场当然也是个好东西,它能够把公司未来N年的“大好前景”在今天就全部体现出来。但是,资本真的就是完美无缺的吗?很多年前,迈克尔·道格拉斯演过一部叫做《华尔街》的电影,剧中的那位投资银行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损害被收购公司的工人们的利益,不惜进行内幕交易,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资本的另一副嘴脸。当然,最近CCTV也正在播放大型纪录片《华尔街》,我还没来得及学习,估计应该是一部讴歌资本的好片子,不知道其中有没有说到资本的另一面?

  CCTV也在播放另一部大型纪录片《公司的力量》。那么,公司在资本眼里又是什么呢?它不过是一头奶牛,挤完了奶之后,就没有人再去管它的死活了。陈晓当初做永乐的教训就是过于相信资本,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资本的“善良”上,最终却被这群“狼”咬得遍体鳞伤。

  一位朋友曾经告诉我:“分配财富的人挣的钱,永远都是远远多于创造财富的人”。华尔街的人动动嘴皮子就能够左右数以亿计的资本,从而最大限度地将公司产生的利润划拉到他们的名下。要知道,华尔街的投资银行每年都会把绝大部分的利润用于员工的花红,即使在金融危机肆掠的时候也不例外。

  由此也出现了一批迎合资本的所谓“资本掮客”,这些人在中国也不少——他们往往对华尔街的那套数字游戏和游戏规则烂熟于心,他们经营公司一切都从短期利益出发,他们往往还窃据了公司的高位。几年前,我曾经采访过一家准备去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中层,谈到当时CFO给他们“上课”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这位CFO用右手以45度的角度,斜着从下往上划出了一条优美的直线,然后踌躇满志地说道;“华尔街就喜欢这样的公司,我们的业绩必须做到这样。”于是,公司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的包装,而没有花心思去弥补经营管理方面的漏洞。最终,这家公司没上成市,而是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购了。可是,谁又在乎这些呢?CFO套现走人之后,很快又将另一家公司鼓捣上市了。

  上市成功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些资本掮客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套现走人。我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部分海外上市公司的CFO,往往会在上市一两年内就拍屁股走人,当然,他们离开的时候荷包是满满的。在国内的创业板,我们同样也看到了一大批在公司上市后不惜通过辞职尽快套现的公司高管们。看来,资本确实是没有国界的,中外都一样。

  谈到这里,我们看到了张朝阳和丁磊们(他们都是公司的创始人)对代表资本的所谓华尔街分析师的不屑一顾,曾经沧海的他们已经深深地理解了美式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不再被资本束缚住手脚。实际上,我们也看到了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当中,创始人牢牢掌握控制权的公司的发展状况,要远远好于那些所谓的“无主公司”。

  当你看到了资本的另一副嘴脸,他们就不会再去迷信资本的力量。资本可以锦上添花,却永远不会雪中送炭,反而会趁火打劫。如果你还不相信,请记住马克思说过的那句名言——“自从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曾任《IT经理世界》首席记者,专注于企业商业模式及企业家管理能力的研究,曾深入报道过联想、华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英特尔、微软等知名企业。知名财经作家,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平台征战》、《头寸》等书。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2010-09-20

  楼上的靴子终于落地了,还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前不久,诺基亚最终还是决定换帅了,已经担任4年CEO的康培凯将于9月20日离职,新任CEO是原微软商业软件部门总裁埃洛普。

  过去一年,在纳斯达克指数上涨10%的情况下,诺基亚的股价却下降了35%,股东终于不耐烦了,决定撤掉康培凯这位芬兰人,第一次让埃洛普这位加拿大人担任CEO。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诺基亚如此大动干戈?换帅又意味着什么?我想,至少意味着这么几点:

  一.环境变了,恐龙也会灭亡

  两年前,我与专门跟踪诺基亚的同事讨论,我说诺基亚遇到了大麻烦,同事吃惊地看着我,可能以为我得了妄想症。同事的理由很简单:诺基亚这么大的公司,遇到这么点小问题,很快就能调整过来,即使调整不过来,也不会那么快就崩盘。可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快,如今诺基亚已经不得不通过换帅寻找摆脱困境的出路。归根结底,环境变了,即使庞大如恐龙的生物仍然会灭亡,诺基亚不可不查。

  二.挑战往往来自看不见的地方

  诺基亚很差吗?确实不差。实际上,在与传统老对手如摩托罗拉、三星等厂商的PK中,诺基亚即使到了现在也并未处于下风。通过不断地推出更加丰富和更低价格的机型,诺基亚一次次地血洗了竞争对手。但是,突然从别的地方跑过来一个苹果,用的是完全不同路数的拳法,这下子诺基亚也就抓瞎了。这也提醒我们的很多厂商,要关注那些看不见的地方,那里往往会冒出想不到的对手。

  三. 大方向对了,未必就能走到目的地

  难道是诺基亚没有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大方向吗?非也,诺基亚不仅看到了大方向,而且早于苹果就开始进行移动互联网的布局,一边推出OVI一边收购移动互联网厂商,方向完全正确。但是,在战术的制定上诺基亚没有做好,最后仍然没有取得胜利。

  四. 多未必能胜少

  多一定能战胜少吗?也许未必。过去诺基亚与摩托罗拉的王者之战中,诺基亚看似通过丰富多变的机型PK掉了摩托罗拉,多战胜了少,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诺基亚的机型固然多,却都是直板一种款式,智能机全部是塞班操作系统,不像摩托罗拉那么多的款式和操作系统。同样地,苹果实际上也只有一款机型,却打败了诺基亚的亿万雄兵。

  五.能力是买不来的

  当年为了转型,诺基亚煞费苦心地收购了一大堆移动互联网公司,结果仍然没做起来,这是因为收购方拿到的往往只是表面上的资产,而忽视了真正的know how。尤其是当被收购与收购方的企业文化格格不入的时候,光靠买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此时对于收购方来说,要么换人,要么换思想。

  六.守住中印未必就能守住世界

  虽然诺基亚在全球都已经表现出败退之势,但是诺基亚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增长最快的国家里仍然非常强势。我每天坐地铁,旁边很多人看手机,10个里面至少有6个用的还是诺基亚的手机;而在印度,诺基亚过去的市场份额曾经高达70%以上,现在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保持着绝对的No.1。在今年年初的CES上,当高通、英特尔、Nvidia等厂商展示最新技术的时候,康培凯演讲的主题仍然是中国和印度市场的特色营销。可见,当大的技术到来之时,一味希望守住中印大本营也是不靠谱的事情。不信可以看看当年的柯达,它守住了中国,却丢掉了全世界。

  七.全球手机的主导权回到美国

  我们还是不得不佩服美国人的创新能力。过去这些年,自从诺基亚战胜摩托罗拉之后,全球手机的中心就从美国转移到了欧洲;这些年随着三星、LG的异军突起,隐隐约约又有往亚洲转移之势。中国很早就是全球手机的制造基地,全球一大半的手机都是我们生产的;但是,我们并不是市场的主导者。随着苹果、RIM等智能手机厂商的崛起,美国利用软件和创新的优势又重新夺回了主导权。在这个过程中,作为看客的我们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八.诺基亚怎么办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新CEO埃洛普上台之后,他将如何扭转诺基亚的颓势呢?我个人认为,他必须尽快明确两件事情:

  1. 重新确定诺基亚的智能手机战略

  到底是Symbian还是Meego,是Android还是Windows Phone?诺基亚不能再继续犹豫不决,两头下注了,时间也不允许它这么做了。虽然埃洛普是从微软过来的,不过我个人认为他可能应该把重心放在泛Linux的Meego或者Android上面,因为这样成功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2..明确诺基亚的定位

  未来的诺基亚到底是手机厂商还是服务提供商,是品牌运营商还是制造商,是全球性的厂商还是只是中印欧厂商?所有这些问题都要留待CEO来做出决定,不同的决定意味着不同的发展战略。我个人认为诺基亚还是要强调自己是一家手机品牌厂商,对于自己不擅长的服务还是应该采用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制造业务也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剥离出去以便轻装上阵。下一步,诺基亚在美国市场不能再退了,必须在这个苹果的大本营发起反攻。

  由此感慨,IT业确实残酷,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家曾经雄霸天下的公司就遇到了难题。希望它能够尽快走出低谷,重铸辉煌。

2010-09-14

  做软件,做服务外包?哪座城市最牛?很多人首先会想到北京和大连。事实也是如此,北京是软件之都,大连是最早做外包的城市,这两座城市可谓一马当先。那么,再往下的“第三城”会是谁呢?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沈阳、武汉、西安还是重庆?

  说出来大家可能会觉得有些意外,还真的不是上面这些,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无锡。去年在全国20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当中,无锡的各项主要指标均入围前三名。而在两年之前,无锡可能连前10名都进不了。

  为什么无锡会进入前三名?我想,政府还是关键中的关键,不可否认,在中国,政府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大家可能还记得2007年太湖曾经爆发过“蓝藻事件”,当时也曾经影响到了太湖旁的无锡。从那以后,无锡更加坚定了摆脱高污染低端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的决心。2007年3月我去美国达拉斯参加Gartner外包峰会的时候,就和软通动力董事长刘天文一起,还有无锡市政府的一行人,包括某位常务副区长。当然,领导们到美国可不是来玩的——据刘天文介绍,领导们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全都是考察企业和招商,当时我还陪着他们去了EDS在达拉斯的交付中心。

  也就一年的光景,无锡的努力就见成效了:无锡市政府把IBM在全球第一个商用的云计算中心给招来了,这也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效应,紧接着波音、NTT、萨孚凯等跨国公司纷纷进入无锡,随后国内领先的服务外包公司如东软、海辉、文思、软通动力、中软国际也纷纷加大无锡基地的建设力度,像今年6月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海辉,已经将无锡作为其中国区总部,计划到2012年无锡员工要达到6000人,营业额突破1亿美元,成为海辉全球最大的业务交付和业务运营管理中心。

  从我个人的感觉,无锡市政府做事情确实非常高效,还是举个我亲身经历的例子:今年联想控股的“联想之星”CEO特训班曾经在无锡开了一期课,班上同学大部分都是小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课程结束当天,他们全部被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请去吃饭,杨书记围着大桌子,逐个跟学员们敬酒。更让学员们惊奇的是,每位学员都拿到了一份名单,上面把无锡市各个委办局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包括手机号码)全部印在了上面。别的不说,这至少说明无锡市对于引进高科技企业确实是认真的。当然,我在大连软件园的采访,也经常能够感觉到当地政府和软件园的职业和高效。

  再讲我采访中经历的另一件事情,也许就能够看出差距所在:还是在2007年,我去中西部某城市采访软件园,同时也约了高新区某局局长采访。结果我提前到了她的办公室,过了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了该局长。采访的过程中她不停地接听电话和手机,一个电话就是10多分钟,有些还是家里鸡毛蒜皮的事。结果,回答问题的时间还没有打电话的时间长。说实话,我还很少碰到这么不讲究的局长。

  看来,中国的服务外包产业未来有可能会形成北京、大连、无锡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他希望把外包服务作为支柱产业的城市,必须要加油了。

2010-09-09

  前不久,芯片巨人英特尔接连做了两次大规模的收购:以76.8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安全软件厂商McAfee,随后又花了14亿美元收购了英飞凌的无线解决方案部门,这也是近几年来英特尔做出的最大两笔收购案。

  意在移动

  如果仔细研究一下,就会发现这两笔收购均与移动市场有关。如果只是为了解决PC的安全问题,英特尔似乎没有必要花如此高的代价收购一家与自己核心芯片业务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安全厂商,估计英特尔付出的高价是因为McAfee之前收购的两家公司(Trust Digital 和 tenCube),这两家公司能够为手机等移动平台提供安全服务。

  收购英飞凌的无线解决方案部门则显得更加直接了:这个部门设计的基带和射频芯片不仅仅被苹果的iPhone采用,同时也为三星、LG等大牌手机厂商所使用。

  通过一软一硬两次大的收购,英特尔显然在移动市场上投入了非常大的赌注,而之所以采用并购而不是自己开发的方式,也是由于英特尔在这个市场上遇到了瓶颈。

  首先,计算设备,请允许我用这个词,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合适的词来表示PC、手机、汽车用处理器等各种各样的计算机汇总在一起。在台式机向笔记本电脑转移的过程中,英特尔牢牢把握住了主动权,除了自己的处理器更有竞争力之外,也与英特尔主导的Wifi大面积推广成功不无关系——英特尔的迅驰处理器将Wifi通信模块集成了进去,能够给笔记本厂商提供更高集成度的、更完整解决方案的处理器。

  而在从笔记本走向更加小型的计算设备的过程中,英特尔又一次几乎成功了:它推出的上网本一度大受欢迎,占据了7-10寸计算设备的绝大部分市场。

  功耗的瓶颈

  然而,英特尔向移动市场的扩张很快就遇到了瓶颈。既然英特尔是做芯片的,那么任何一种移动计算设备,都需要三种芯片:第一是基带芯片,处理移动通信协议方面的问题;第二是射频芯片,处理天线接收的问题,我们可以把前面这两类归类为移动通信方面的芯片;第三是应用处理器,负责处理复杂计算,这个是英特尔的强项。

  先说说应用处理器。虽然应用处理器是英特尔的强项,但是那是在PC领域,到了移动设备上面,英特尔处理器同样强大的功耗就成了问题。上网本后期之所以不再那么受宠,也是因为采用的英特尔的Atom处理器的功耗仍然太大,无法做到一天不充电,而这却往往是移动用户最基本的要求。

  因此,采用ARM架构的、更低功耗的移动设备,例如高通的智能本,特别是苹果的iPad推出之后,他们无一例外能够做到整天不需充电,一下子就挤占了上网本的市场。

  通信的瓶颈

  再说移动通信方面的芯片。就像当初强推Wifi大获成功一样,英特尔希望这种通信技术自己能够控制,这样就能够更方便地将移动通信模块集成到自己的处理器当中,就像当初的迅驰处理器一样。

  计算设备要实现真正的移动,光有Wifi还不够,还需要有广域覆盖的3G网络,而这一块的标准却并不由英特尔主导。因此,英特尔祭起了Wimax这杆大旗,将Wimax放到了3G技术标准当中,希望能够主导未来4G等移动通信的标准。如果这个如意算盘得逞的话,英特尔就可以将Wimax、Wifi全部集成到未来的处理器当中,从而击败移动芯片上的所有对手。

  但是,移动市场上本来也有实力很强的主导者,他们不会听凭“外来户”英特尔来主导市场。因此,我们看到Wimax在全球的推广并不顺利,相反LTE倒是有一统江山的趋势,这也使得英特尔的雄心壮志遭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英特尔的解决方案

  随着iPhone和iPad的异军崛起,英特尔越来越感到必须尽快拿下移动市场。虽然目前看起来对PC市场的威胁还不足够大,但是当用户越来越适应苹果的移动设备之后,他们也会越来越少购买传统PC产品,而两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采用了ARM处理器而后者采用了英特尔处理器。也就是说,看着一张越来越大的饼,却吃不到嘴里面,而且这张饼还在挤占自己的口粮,你说放在谁眼里会不着急?

  英特尔意识到必须尽快补齐移动上的短板。除了加快开发新一代Atom处理器以解决应用处理器的高功耗问题之外,还需要解决通信模块的问题。

  既然短期内Wimax靠不住,还是面对现实,先考虑3G通信模块的问题。这个时候,英飞凌就成了最好的关注对象了:它本身就是做通信模块的,与英特尔的Atom应用处理器能够互补。未来再加上McAfee的移动安全软件,英特尔的移动解决方案就十全十美了。

  而且,英飞凌还是iPhone唯一的通信模块供应商,拿到了英飞凌,也就拿到了苹果的订单,成为智能手机的主流供应商。当然,乔布斯也是有着强烈控制欲望的主,据说苹果已经准备将所有的iPhone和iPad的通信模块订单转向高通。

  因此,收购英飞凌的无线部门只是第一步。再往下,如何保住苹果和其他手机厂商的订单,如何将ARM架构的通信模块和英特尔架构的应用处理器集成在一起,如何通过安全软件给移动设备客户更高的附加值,都是英特尔必须解决的问题。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即使是如英特尔这般强大的巨人,要在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作战,仍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