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7-21

  前两天中午跟一位原华为的朋友吃饭,他问我是否在电视上看到了任正非,我听了很是吃惊,难道任老板现在热衷于上电视了?要知道前些年CCTV把他评为当年的“年度经济人物”,很多企业家打破了头往里挤,他却大为光火,专门找人去CCTV公关把自己换下。

  那么,什么情况能够让任正非上电视呢?我说除非是国家领导人接见。事实也是如此,任老板的镜头出现在了7月17日的《新闻联播》上,当时是在西安,温总理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并与中德企业家座谈。任老板显然仍然极不适应镜头,别的企业家要么是双手交叠在腹部正襟危坐,要么低头在小本子上记个不停,只有他跷着个二郎腿东张西望,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

  不过,这也符合很多见过任老板的华为人的印象。据说任老板平时确实就是这样不拘小节,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是个真性情的老头。

  有希望了解更多当时情景的网友,可以看下面的截图,也可以自己到CNTV去欣赏:

2010-07-16

  前不久,跟一些电信运营商的朋友交流,他们都感到很郁闷:一方面是行业龙头中国移动因为“乱收费”的问题再次被央视打了一闷棍,还做声不得;另一方面,他们隐隐约约也感觉到电信行业的好日子已经快要到头了,对自己的未来颇有些悲观。

  其实,从信息产业部“吸收合并”到工信部的那一天起,电信业衰落的迹象就已经十分明显了。作为典型的服务业和第三产业的电信业,却和钢铁业、汽车业等制造业放到了同一个部的管辖之下,而且“信息”还忝居“工业”之后,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如果再仔细研读一下2009年三家运营商的年报,就更能体会到电信业的朋友们的心情为什么如此沉重了:2009年,三家运营商的营收总和仅仅增长了7.7%,而当年GDP的增长率还有8.76%!也就是说,电信服务业的增长速度已经落后于GDP了!

  再看看未来的发展空间:根据工信部的最新数据,截至到今年5月底,我国电话用户已经突破了11亿,其中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已经达到了7.96亿。也就是说全国人民基本上人均一部电话,要发展新用户,已经没有太多的空间了。

  这三家运营商之间还掐得厉害,今天你做校园行,明天我就送手机,打得不亦乐乎,这也使得他们越来越赚不到钱。2009年,老大中国移动的净利润仅仅增长了2.3%,过去健步如飞的中移动如今变成了蜗牛。另两家运营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更惨:2009年他们两家的净利润之和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出现了30%以上的大幅度下滑。这也使得三大运营商2009年的净利润加起来,比2008年下滑了17.9%。

  这些年来,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感觉最深的就是:别的什么都在涨价,就连大蒜的价钱都涨了10多倍了,电话资费却是只跌不涨。前几年我每个月要交三四百元的手机费,如今除非出国漫游,手机费已经很难再超过200元了。

  这其实也是竞争带来的好处。由于充分的竞争,在所有国家管制的行业中,电信业的服务水平应该算是名列前茅了。大家想一想,有哪个行业只要你打一个电话,就有人专门上门装电话?有哪个行业,营业厅中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笑容可掬?有哪个行业的客服经常被骂得狗血淋头,却还要强颜欢笑?有哪个行业能够提供具体到每次收费的详单,消费者投诉还能够获得双倍的赔偿?这就是当前电信业的真实写照。由于竞争,消费者享受到了更好的服务,也养成了骂娘的习惯,运营商反而成了受气的小媳妇。当然,我并不是说消费者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有什么不对,我只是说:有竞争,才有更好的服务。

  已经打得头破血流的电信业未来将向何处去?在市场渗透率已经很高的情况下,获取新用户显然已经越来越难,只有通过增加每个用户的消费额也就是常说的ARPU值才行,这也就要求运营商摆脱过去单纯的“通道”角色,往价值链的上游走。过去的“通信专家”,以后要变成“信息专家”。

  但是,这条路走起来却并不舒畅。既然要做信息专家,信息的播控权也就非常重要了——国外的很多运营商就控股了很多做信息、做内容的公司,也拥有自己的播控平台,通过平台来分发信息。而在中国这条路却很难走通。由于电信和广电分开管理的政策限制,电信运营商根本拿不到渴望的内容播控权,也就无法完成对内容的整合。难怪中移动当头挨了一闷棍,想进入别人的地盘,不打你打谁?

  而觊觎已久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服务,运营商同样也很难做好,这倒不再是“打闷棍”的问题,而是由运营商过去的商业模式决定的:那个年代的运营商主要的工作就是放号和收钱,对于复杂的互联网的经营模式十分生疏,也没有培养出足够的懂互联网的经营管理人才。如果再不愿意放弃固有的思维,进入互联网的汪洋大海,自然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了。虽然运营商一直都在说要寻找互联网的疯子,可是真的“互联网疯子”都去创业去了,谁又愿意在循规蹈矩的大国企里枯耗青春?

  说起来不相信,外表看起来强大无比的运营商其实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之中。未来是就此沉沦,还是再次起飞,一方面取决于电信行业的从业者们开放思想、努力变革;另一方面,消费者、媒体的批评也让电信人更加清醒;当然,必须是善意的、建设性的批评。(冀勇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