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4-23

  冀勇庆/文

  2008年,中国电信行业又进行了一次重组,形成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全业务电信运营商“三国鼎立”的局面。2009年年初,三家运营商均拿到了3G牌照。经历了完整的2009年之后,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日子过得如何?从他们2009年的年报中,我们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三高”不再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垄断竞争的电信运营行业一直都呈现出高增长、高投入、高利润的“三高”特点。但是,当日历翻过2009年的时候,电信运营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7.7%!(可以做大字处理)这是2009年三家电信运营商营业收入的增长率,而过去多年他们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这个数字甚至低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平均水平:要知道,200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是8.76%。

  

 

  资料来源:公开数据,运营商2009年年报,BDA

  56.3%,中国内地移动电话的普及率已经达到了如此的高度,继续拓展的空间已经有限。而且,由于高价值客户已经开发殆尽,新发展的客户并不能够给电信运营商带来更多的价值。以电信运营行业最为看重的ARPU(平均每月每户收入)来说,过去这些年来中国移动的ARPU一直都在缓慢下降,2008年是83元,2009年进一步下降到了77元。另两家电信运营商的ARPU本来就要更低一些,却同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利润情况更不乐观。2009年,行业龙头中国移动的净利润只不过增长了2.3%,这也是中国移动近年来最慢的增长速度,“赚钱机器”点钞票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另外两家电信运营商则更惨:2009年他们的净利润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出现了30%以上的下挫,这也使得三大运营商2009年的净利润总和同比下滑了17.9%。

  随着电信进入寻常百姓家,高增长不再的电信运营商们也不再有高额的利润。2009年,除了中国移动仍然保持着高出一筹的25.5%的净利润率之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净利润率都已经下滑到了6-7%的区域,这与很多制造行业的净利润水平已经相差无几了。

  这种强烈的反差也在资本市场上得到了体现。过去,电信运营商的股票一度是香港股票市场上的宠儿,如今却风光不再。过去一年,在恒生指数上涨50%的情况下,三大运营商在香港交易所的股价却止步不前:即使是表现最好的中国电信的涨幅也不到20%,另外两家的涨幅则更小。

  三大电信运营商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均远远落后于恒生指数

  

 

  资料来源:雅虎财经

  这也使得运营商花起钱来明显没有那么大手大脚了。今年,运营商投入巨资的3G网络建设将进入收尾阶段。其中,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Capex(资本性支出)在2008年达到历史最高点,随后几年将逐年下降。中国联通则是暴涨暴跌:2009年Capex暴涨46.1%并达到历史最高点,2010年预计则将暴跌34.7%。

  作为一个有着巨额资本开支的行业,运营商的“吝啬”对于上游可不是什么好事。对于电信设备厂商来说,今年的日子将不会像前两年那么好过。唯一较大的增长点会在终端领域,在解决了3G网络覆盖之后,运营商却发现终端的匮乏制约了业务的开展。对于终端种类和数量均不丰富的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来说,他们在2009年分别拿出了100亿元以上的资金用于终端补贴,而今年终端补贴的劲头将有增无减。研究机构BDA预测,今年中国移动的终端补贴金额将高达155亿元,同比增长32%;中国电信的终端补贴也将达到120-150亿元,同比增长至少20%以上。

  寻找差异

  进入2010年,电信运营市场的格局就好像进入了三国后期:当年攻城拔寨、开疆拓土的时代已经远去,如今需要的是稳固阵地和细心经营。

  当然,三大巨头的实力并不对等。新一轮电信重组之后,电信运营商“一大两小”的局面就已经形成;如今,这种格局仍然还在继续。如果以营业收入计算,中国移动相当于2个中国电信或者3个中国联通;而按照净利润计算的话,中国移动则分别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8.7倍和12倍!

  不过,另两家运营商也正在奋起直追。BDA的分析报告显示,如果按照2009年年底的累积用户数来计算,中国移动在整个移动通信的市场份额高达71.9%。不过,如果只是计算2009年移动用户增量的话,中国移动的市场份额竟然下降到了60.5%!依靠激进的市场策略,另两家运营商(尤其是中国电信)正在努力侵蚀中国移动的地盘。

  

 

  资料来源:运营商2009年年报,BDA

  由于各自的资源和长处各不相同,运营商们也在寻求自己的独特定位,“不打价格战”、“蓝海战略”这些词语频频出现在他们的年报之中,他们都在寻求差异化的经营策略。

  有着最为成熟的2G网络,同时却接手了最不成熟的3G网络,中国移动仍然会继续坚持低ARPU、低MOU(平均每月每户通话分钟数)、低成本的“三低原则”,深耕农村市场。对于老客户则搞好客户关怀,减低流失率。

  中国电信有着最优质的固定网络和企业客户,同时却拥有数量最少的移动用户。中国电信的竞争策略就是争夺移动用户,不管是2G还是3G均照单全收,争取早日达到一亿用户的经济规模。为此,中国电信一直积极利用自身在固定网络上的巨大优势进行捆绑销售。

  中国联通则较为中庸,它的固定网络不如中国电信,移动网络又不如中国移动,它的最大优势是拿到的WCDMA网络的产业链非常成熟。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和利润率的平衡,中国联通通过建设精品网络,引进iPhone等明星终端,力图吸引更多的高端用户,提升自己较低的ARPU和利润率。

  因此,三大运营商都在主动寻求差异化,希望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不过,竞争环境已经改变,运营商的威胁不仅来自于同行,更来自于行业外。正如中国移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建宙所言,“不进入Google的地盘,迟早会被对方干掉。”进入电信领域的苹果和Google等IT巨头凭借他们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和独特的商业模式,正在逐步颠覆运营商传统的运营模式。运营商越来越发现自己正在沦为提供网络通道、附加值极低的“管道工”。

  这是三家运营商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他们也在以变应变。例如,中国移动率先入股浦发银行,力图控制移动支付的产业链;还推出了移动商城(MM)和手机操作系统OMS,控制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与此同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在加紧布局移动互联网。如果他们能够找到好的运营模式,前景仍然十分光明:中国联通2009年的年报显示,3G业务的ARPU高达141.7元,而2G业务的ARPU却只有41.2元,这是多么大的想象空间!

2010-04-22

  智能手机时代已经到来,昔日的手机霸主诺基亚的地位却岌岌可危。过去,诺基亚有着强大的品牌推广能力,强大的“星工厂”供应链和制造管理能力,强大的多平台开发能力,这也使得诺基亚几乎不可战胜。

  但是,苹果却依靠iPhone颠覆了诺基亚对智能手机市场的统治地位。准备地说,诺基亚从来没有“统治”过这个市场,只是“驻扎”过这个市场。记得几年前,我参加Symbian公司组织的一次媒体活动,当时Symbian虽然还没有被诺基亚全资收购,但是已经呈现出诺基亚“一股独大”的局面。一位 Symbian中国的高层发表了一个演讲,他颇为自豪地声称,Symbian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高达70%以上。我当时只有苦笑,因为坐在台下的多数记者手里拿着的都是Windows Mobile的智能手机,Symbian之所以市场占有率那么高,那是因为只有诺基亚一家在玩,像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等厂商都已经知趣地退出了。

  诺基亚最终为自己轻视智能手机市场付出了代价。当苹果、谷歌发力之后,诺基亚在软件和服务上的短板马上暴露无遗。由于智能手机的游戏规则变了,核心竞争力变成了软件能力和端到端的服务能力,诺基亚那些所谓“强大”的“能力”根本就无从发挥。即使是全资收购了Symbian,即使是开源了Symbian,也无法拯救自己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的颓势。

  事已至此,诺基亚该怎么办?诺基亚选择了在高端和低端市场双面下注、同时发力的策略。

  

 

  (诺基亚CEO康培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上演讲)

  先 说说低端智能手机市场。我前一段时间谈到过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今年诺基亚竟然抽调了很多Symbian S60的研发人员投入低端的S40的开发之中。我觉得,这是因为诺基亚准备用S40主打低端智能手机市场,通过将S40引入诺基亚自己的OVI应用商店,留住对价格很敏感,但是又希望能用上智能手机功能的消费者,虽然S40的手机严格意义上都不算智能手机。

  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毕竟,随着移 动运营商和品牌手机厂商对智能手机不遗余力的推广,加上山寨版Windows Mobile和Android手机的出现,智能手机的价格出现雪崩似的下降是完全有可能的。不信,看看如今市面上热销的智能手机,哪个不是上市不过几个月就跌去三分之一的价钱?当这些真正的智能手机的价格下来之后,S40这样的“伪”智能手机的生存空间也就不大了,留给诺基亚的时间可能也就只剩下一两年。

  怎 么办?还要依靠臃肿的Symbian S60吗?依我的观察,诺基亚倒是有可能逐渐放弃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S60,全力投入Linux的怀抱。今年2月,诺基亚携手芯片巨人英特尔,发布了最新的智能手机平台MeeGo。这个平台整合了诺基亚2005年推出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Maemo和英特尔的Moblin项目,是个开源的Linux系统。当时,还有Qt等软件开发工具和各种用户界面软件包。

  在4月13-14日北京举行的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上,英特尔花了很大力气向外界推荐 MeeGo,并宣布MeeGo将用于手持设备(包括手机)、上网本、消费电子和嵌入式等各种市场当中。英特尔极力强调,MeeGo并不只是英特尔或者诺基亚的项目,而是由Linux基金会管理的开放式标准。Meego的1.0版本有望在今年5月份发布,然后仿效Red Hat和UBuntu等Linux操作系统,每6个月会发布一个新版本。在这次峰会上,英特尔拉来了东软、金山、卓望科技等重量级的合作伙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与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签署了MeeGo软件平台的合作意向书,以后当MeeGo设备推出之后,QQ等腾讯的特有产品将会全面进驻。

  为了拉拢为数众多的软件开发者,英特尔甚至表示,开发者能够享受到英特尔免费提供的硬件和测试环境,开发出来的应用软件将通过英特尔的AppUp Center或者诺基亚的OVI网上商店发布出去,这其实也是在拷贝苹果的App Store模式。

  当然,这也是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上至关重要的一步棋。诺基亚知道,自己作为硬件厂商,并不擅长软件开发和软件管理,Symbian本身又难堪大用。其他手机操作系统中,Windows Mobile一直固守着软件授权的传统模式,明显在走下坡路;Android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是核心标准掌握在谷歌手里,其他手机厂商最终只是给谷歌打工。

  因此,诺基亚需要新建另一套Linux操作系统;而这个时候,英特尔送来了Moblin。对于英特尔来说,做Moblin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卖软件,而是通过Moblin建立嵌入式设备(包括手机)市场的良好生态圈,最终促进自己低功耗的凌动(Atom)处理器的销售。正因如此,英特尔才愿意放弃对Moblin的控制权,将其交给Linux基金会打理。而且,英特尔自己不会做手机,不像微软、谷歌都推出了自己的手机,与诺基亚的主业直接竞争。

  MeeGo将吹响诺基亚在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反击号角。依靠Linux开源社区的力量,人人为我,我为人人,MeeGo有望在短时间内推出第一版并走向成熟,这将是一款丝毫不弱于iPhone OS和Android的手机操作系统,支持多任务处理,支持各种SNS应用。唯一值得担心的是,英特尔的Moblin之前对凌动架构做了很多的优化工作,如今的MeeGo估计也能够很好地支持凌动架构;但是,它支持ARM架构的能力是否足够好?由于至少在两年之内,英特尔还无法推出能够与ARM相竞争的手机处理器,如果MeeGo不能很好地支持ARM架构,未来一段时间诺基亚将选择什么处理器与MeeGo配合使用?

  借用刘谦的那句话,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OVI和MeeGo就是实现“奇迹”的道具,诺基亚希望能依靠它们夺回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失地。(冀勇庆/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