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2-27

摘自:http://www.ceocio.com.cn/12/93/522/587/47441.html

 

英特尔投资未来
公司内部的风险投资部门不仅要关注财务回报,更需要为企业的长远发展服务。

作者:冀勇庆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亨廷顿海滩景色迷人,这里有细软的沙滩、成群的海鸥、冲浪的勇士,就连海豚也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打着响鼻,在海中嬉戏。11月17日,将近600名世界各地的公司高管来到此地的凯悦度假村,他们将欣赏到现场连线的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吉米·法伦的脱口秀和吉他弹唱,还能够聆听梦工厂首席执行官杰弗里·卡曾伯格制作《功夫熊猫》和三维立体电影的心得。

当然,他们更希望听到的也许还是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英特尔投资总裁苏爱文的演讲。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往年都是在2季度举行的英特尔投资全球CEO峰会被推迟到了4季度,会期也从3天缩短到了2天。

会场的大屏幕上正放着视频:一支16世纪的船队正在大海中航行,他们发现了新大陆。“要知道,在大航海时代,航海家们的冒险就有风险投资的支持了。世界上第一个做环球航行的人是麦哲伦,他最后壮志未酬,在菲律宾去世了,我们可不愿意死。”苏爱文风趣地说道,“如今世界陷入了经济危机,风险投资行业也陷入了低迷。但是,中文很好地诠释了危机这个词,危机=危险+机会。”

这正是好的投资机会。如今,英特尔正在利%

2009-12-25

前一段时间去美国出差,司机尼泊尔人阿明听说我们来自中国,马上掏出了自己的iPhone,点击Youtube找到了《茉莉花》的视频。在前往洛杉矶两个小时的路途上,阿明的iPhone里不停地播放着中国歌曲的视频,帮助我们消解了旅途的沉闷。所有这些都是通过移动运营商AT&T的3G网络实现的。相对于阿明对数据业务的无限量使用,他每个月交给AT&T的30美元的月费看起来就不算贵了。

 

中国的消费者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体验?首先需要有3G的用户。2009年底,看看我周围的朋友,正在使用3G服务的人已经不少了,不过他们大部分还是在用3G上网卡,只有4个朋友已经开始使用3G号码和3G手机了。

 

这其实也是目前3G在中国的发展现状。今年年初政府正式发放3G牌照之后,虽然三大运营商对市场进行了饱和轰炸,但是大多数的消费者仍然在犹豫不决,3G用户的增长一直显得不温不火。到今年10月底,3G用户还不到1000万,相对于中国7亿的移动用户数来说,普及率的确是太低了。

 

这与运营商年初的乐观估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究竟是什么原因阻碍了3G业务的迅速普及?

 

网络、应用、终端和资费应该是四大瓶颈。以中国联通为例,在今年9月底之前,联通一直小心翼翼地控制3G放号的数量规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2G网络运营时的经验和教训。当时的联通在网络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大规模放号,导致了消费者的大量不满,最后不仅使得公司品牌受损,也被很多消费者抛弃。

 

对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来说,他们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于是在2009年的大半年时间里,三家运营商均花了很大的力气去完善网络、应用和终端三个方面,而在3G资费方面,虽然主打的3G套餐价格也有所下调,但是幅度并不是很大。

 

2010年,网络、应用和终端三大瓶颈都将得到缓解:三大运营商将建成覆盖全国的3G网络,终端补贴政策也极大地刺激了手机的产业链,市场上已经出现了2G到3G手机的换机潮,笔记本电脑的加速普及和电子书、MID等多种终端的出现也加速了消费者对3G服务的渴求。此外,中国移动的移动商城已经初具规模,苹果应用商店的中文应用数量也日益增多,基于3G的应用将会极大地丰富起来。

 

下一步最大的瓶颈就是3G的资费了。三家运营商目前每月50元只能保证500M流量的3G套餐,对于消费者来说显然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如果只是2.5G的简单数据应用,500M确实已经足够了,但是如果要享受手机视频、手机游戏、在线音乐等更加有吸引力的3G应用,500M的流量就远远不够了。

 

可以预期的是,最迟到2010年年中,运营商的3G资费就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下调,以期达到市场的引爆点。当然,由于市场监管等方面的原因,资费的下降在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实际上却是非常之大:2010年,同样还是50元的数据流量套餐,也许您将能够享受到2G以上的数据流量。

 

那么,谁最有可能打响降价的第一枪呢?一般说来,处于弱势的运营商更有动力通过价格战来抢占市场份额,例如软银在日本,T-Mobile在美国,和黄在英国都是降价的始作俑者。以目前三家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总数来看,由于中国电信远远落后于另外两家运营商,因而由它发起3G资费大战的可能性最大。当然,按照目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3G用户增长的生猛势头,中国移动的3G用户数很有可能会被反超。到了那时,中国移动率先发起3G资费大战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不管是谁发起,消费者将得到实惠,3G也将走向真正的普及。(冀勇庆/文)

2009-12-24

今天晚上,在北京展览馆, CCTV举办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正式揭晓,各个奖项都名花有主,获奖的嘉宾个个都是重量级选手,他们分别是:

中国经济十年商业领袖(10人):
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 柳传志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 张瑞敏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马 云
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马化腾
中粮集团董事长 宁高宁
招商银行行长 马蔚华
万科董事局主席 王 石
万达集团董事长 王健林
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裁 魏家福
TCL 集团董事长 李东生

2009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10人):
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 董文标
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 沈文荣
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 俞敏洪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 李书福
深圳创新投资董事长 靳海涛
重庆长安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徐留平
新浪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曹国伟
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梁昭贤
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刘积仁
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公司董事长 谭 跃

在这里,俺根据自己的偏好,评出俺心目中的12项大奖:

1.最敬业奖 王小丫

颁奖典礼的主持是央视2套的四大名捕:王小丫、欧阳夏丹、赵赫和陈伟鸿。小丫一直表现得非常敬业,典礼结束之后,由于有点地方录得效果不是很好,小丫还忙着上台补录了好几遍台词。

2.旗鼓相当奖  柳传志 VS 张瑞敏

主持人特意把第一场颁奖安排成了柳传志和张瑞敏,他们两位从高台两边走下来,把手握在一起。差不多的年纪,都是一手创办了企业,都在走国际化路线,都非常强调企业文化和执行力,柳传志和张瑞敏可谓中国企业界的瑜亮。谁更强一点,留给大家来判断吧。

3.最大额支票奖 董文标

董文标带来了一张超大额的支票作为礼物,“1”的后面有11个零,也就是1000亿。他说民生银行在明年还会大规模推进中小企业贷款,要给10万家中小企业每家贷款100万元,各位中小企业的朋友别忘了找董行长要钱去。

4.吃螃蟹奖 李东生

当主持人问第一个国际化的李东生,国际化的螃蟹好不好吃的时候,李东生答曰:“在国际化的征程中,一定要有成为先烈的勇气,才能成为先驱。”虽然革命还未成功,为李东生吃螃蟹的勇气鼓掌。

5.谢天谢地谢人奖 李书福
“最难忘的是得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支持,给我们这样的机会和那么多的领导见面。”李书福的获奖感言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不过笑完之后也颇有些苦涩。作为民营企业,李书福要造汽车,一开始都拿不到批文。好在政府后来也被感动了一把,给了吉利一个“自杀”的机会。如今车做成了,还收购了沃尔沃,可不得谢一圈嘛。

6.最红概念奖 刘海涛
作为中科院的教授,刘海涛研究了十年的微系统和信息,不料却与如今最红的概念“物联网”沾上了边。如果在这个号称比互联网还要大三倍的领域中,中国能够取得足够的话语权,那么我们真的要给他记上一功了。

7.最令人尊敬奖 余彭年和曹德旺

两位老人年纪都不小了,余彭年更是已经87岁了,上台都要拄拐杖,刚说完获奖感言就因身体不适下台了。更难得的是,这两位亿万富翁也都是捐钱大户,曹德旺捐出了价值60亿元市值的股票,余老多年来的捐款也已经高达30亿元,向他们致敬。

8.敢作敢为奖 雷闯

作为年仅22岁的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雷闯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拿到了全省乃至全国第一张从事食品行业的健康证,维护了病友们的权益。在颁奖现场,他大声说道:“握手或者拥抱等接触不会传染乙肝”。

9.家门不幸与幸奖 刘积仁

刘积仁感慨,东软生错了年代,因为它出生的时候中国的软件根本就没有市场,也没有价值。他接着又感慨,东软又是幸运的,因为中国每年有600万大学毕业生,能够源源不断地为东软提供所需的人才。

10.“话痨”奖 梁昭贤

也许是太高兴了,等到了梁昭贤发言的时候,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好半天,主持人以为他说完了,结果他停了一会又接着说了几句,如此反复了两三次,可谓人逢喜事话特别多。

11.最佳艺术品奖 马云的脸

马云和马化腾,这两位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人物同时上台,马云认为马化腾长得比自己帅,不过他解释男人的智慧和外表往往会成反比。而且,自己这张脸虽然已经不可能像马化腾那么帅了,但是他可以把它变成艺术品,额的神呀。。。

12.最佳礼物 围脖

最后上台的曹国伟端出了他的礼物,一条红色的围脖。新浪的老大发出了号召,大家不仅要每天多写博客,还要经常更新自己的微博。更重要的是,记住看帖一定要回呦!

2009-12-21

2009年通信行业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煞是热闹。今年最热闹的是运营商,大家忙着建网络、建渠道、上3G、推业务。相对而言,电信设备商这边倒是安静了不少。

 

不过,年底TD-SCDMA电信设备的“大玩家”大唐移动董事长和总裁的双双离职,还是给业内带来了不少的震动,也给人不少的想象空间:新上任的董事长和总裁以前都在普天工作过。业界普遍认为,在国资委的主导下,两家央企(大唐集团和普天)之间恐怕会发生点什么。

 

当然,这也与大唐和普天目前的窘境有一点关系。有消息说前段时间,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在香港发布完财报之后,特意去深圳拜访了华为和中兴高层,希望能够与他们有更加紧密的合作。与此相反,目前的大唐和普天却有点被边缘化的危险。

 

应该说中国三家运营商的三种3G制式大战,已经宣布了今年电信设备商的争夺已告一段落。明年,围绕以3G为主的系统设备、终端设备、软件和解决方案的争夺即将展开。从目前来看,华为和中兴已经占了不少的先机:联通的WCDMA华为和中兴占了前两位;电信的CDMA上,两家仍然是占了大头;即使是TD-SCDMA,两家央企的前景也不太乐观——中国移动明摆着希望尽快过渡到LTE,在time to market方面,华为和中兴的优势非常明显。

 

如果说当年电信设备行业的“巨大中华普天下”就是华山论剑中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为什么到了如今活得好的只剩下华为和中兴了?也是因为马上要到2010年了,笔者如果八卦一点——这两家公司的名字起得好呀——只有“华为”和“中兴”这两家公司的名字,笔划加起来正好是10。到了2010年,可不是要“十全十美”么?呵呵,这里说的纯属八卦。

 

不过,因为民营的体制,这两家公司确实更加追求“十全十美”,这应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那么,到了十全十美的2010年,已经是全球老二的华为将要发生哪些大事呢?

 

一.拿到美国前四大运营商的大单

昨天看到一个消息,美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Verizon与华为完成了全球首个10G GPON的现网测试,这是个挺鼓舞人心的消息。

 

2005年开始,华为已经在欧洲突破了BT、沃达丰等“大T”(一流运营商),但是仍然搞不定美国。这几年华为又派了不少精兵强将过去,开花结果的那一天也快要到了。AT&T、Verizon、Sprint、T-Mobile前四大运营商,估计2010年应该能搞定一个了。

 

当然,美国还有康卡斯特(Comcast)这样的有线电视运营商,Clearwire这样的WiMax全国运营商,他们也有可能被华为搞定。什么时候搞定了美国,华为离老大的位置也就不远了。

 

二.成立企业网合资公司

今年另外一个挺让人揪心的就是惠普收购了3Com,而3Com的主体就是原来与华为成立的合资公司H3C。2003年华为成立H3C更多的还是权宜之计,为了应对思科的官司。后来发现企业网市场也很大,华为就一直想收回H3C的控制权,无奈3Com只剩下这么一点血脉了,最终把H3C全资收购了。如果没有H3C这点资本,3Com也不可能卖给惠普那么多的钱。

 

但是,这也加大了华为进军企业网的难度。在此之前,除了电信运营商之外,华为在政府、军队、电力、铁路等市场上也有销售,而且还把存储和安全产品线分拆出来,与赛门铁克成立了合资公司华赛。

 

今年,华为已经在整理自己企业网的资产了,归纳的归纳,合并的合并。2010年,华为将会把这些企业网资产打包,再找一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从而全力进军企业网市场。开始我还想这家合作伙伴会不会是IBM,因为在思科进军服务器之后,惠普通过收购3Com补齐了网络和存储上的短板,而IBM则缺少这块东西。不过再想一下,由于IBM的外资背景,在与政府相关的很多信息化项目中会受到限制,因此华为与IBM合作的可能性短期内不大,也许华为还是会选择一家国内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吧。

 

这样的话,从市场覆盖上来说,再加上一个美国和一个企业网,2010年的华为也就十全十美了。

 

三.拿到印度3G合同

对于一家全球运营的公司,印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印度每个月的移动用户增长量甚至超过了中国,3G牌照估计也会在2010年发放,算起来这个市场的增量不会比中国小多少。

 

不过呢,印度又是一个非常难搞的市场。这里很多的运营商采用了电子招标方式,把设备商关在小黑屋子里让他们电子报价,把价格压得很低。而且,以我最近几年先后两次去印度的经验,印度人对于中国的崛起骨子里还是挺恐惧的,对于中国的戒心还是挺大的。我那一年去印度,看到印度最主流的财经杂志上就说印度几大钢铁生产厂商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对印度出口的铁矿石征收高额关税以保护国内钢铁厂的供应。这不到了2009年年底,印度政府又准备对来自中国的电信设备征收反倾销税,这也可能使得华为在印度多年的耕耘毁于一旦。

 

好在印度的运营商多,有BNSL、Tata、Airtel、Reliance等五六家规模都不小的运营商,这个进不去还有另一个,不过要想在国企BNSL突破的难度就大了许多了。

 

四.国内屈居老二

在中国市场上,作为同城兄弟,中兴始终是华为非常难缠的竞争对手。如今,华为拔剑出鞘,阿朗、诺西等一班剑客纷纷倒地,却仍然逼不退过去看不上眼的中兴。用华为人的话来说,中兴就好像过去的游牧民族,即使被赶到了漠北仍然会卷土重来。

 

2009年,中兴的增长速度并不比华为慢。而且,华为踩好的点,中兴还能再接着踩上一脚,甚至取而代之。比如在终端领域,去年以前华为几乎垄断了欧洲的数据卡业务,结果今年中兴插一杠子,就把市场分去了将近一半,这也客观上导致了华为终端部门高层的变动。

 

国内的3G市场,即使在并不是很强的WCDMA设备的招标中,中兴也分得了一杯羹。加上中兴本来就比较强势的TD和CDMA,还有终端,于是坐定了国内3G的老大,压华为一头。2010年,预计这种局面仍然不会改变,除非联通那边有大的市场份额的变化。这可让已经在国内当过多年老大的华为够郁闷的了。

 

备注:我的这点猜想遭到了华为朋友的严重质疑。他们告诉我:在国内3G市场上,WCDMA系统设备华为绝对是国内第一,CDMA2000系统设备华为在中国电信网络存量的市场份额是38.9%,TD-SCDMA目前大网络存量也是华为第一。至于终端,3G数据卡华为占据了全球55%的市场份额。当然,他给我的衡量指标不太统一,有的是过去这些年的存量,有的是全球而不是中国的数据,2009年在3G电信设备(包括系统设备和终端)上究竟谁是国内老大,好像也没有一个很权威的说法,各位网友如果有更权威的数据,也请告诉我。如果算系统设备,把固网和2G的移动设备全算上,华为是国内老大应该没什么问题。

 

五.成立华为研究院

华为成立21年来,走的是追随和超越的路线:让竞争对手们跑在前面探路,他们做出什么有价值的方向之下,华为再加大投入,推出更具价格优势的产品,更加理解客户需求的服务,最终超越竞争对手。华为走的路其实是一条非常现实的路线,对于中国绝大多数高科技公司都是有效的,它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迷信洋人,洋人只是一个传说,你只要能够紧紧跟住他,就有超过他的那一天。

 

可是,如今在电信行业,华为已经有点迷茫了,因为能够跑在华为前面的洋人已经不多了,而且现在的问题是随着技术变革时代的带来,前面的岔路很多,即使是华为前面的洋人也有些迷茫了。这个时候的华为如果仍然还是只做开发不做研究,未来就未必能够把握得住自己的方向了。

 

对于高科技公司来说,所谓研发(R&D),两手都要硬,既要有着眼于长远的5-10年的研究,也要有立足于3-5年的试验性开发,还要有3年内的产品开发。华为现在已经有了试验性开发,华为内部有预研部门,每年总收入的1%(10%*10%)用于试验性开发。下一步,成立独立的华为研究院,做基础性的技术研究也就成了必然。

 

有一次在英特尔的技术论坛上碰到了华为预研部的朋友,他坦承华为目前还是只能干好未来三五年内的工作,与英特尔这样的公司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还听过一个段子不知道是否是真的:有一次任总与高通老总在船上谈生意,高通老总说给华为的条件已经够优惠了,再让就要跳河了。结果任总当场拉开船门说,那你就跳吧。当然,任总还是不敢让对方跳的,因为无论做那种3G技术都离不开高通。例如做到做移动终端,华为自己已经做了多年的手机基带和处理器芯片了,但是仍然不敢大规模装备到自己的手机里,因为最后的一层窗户纸还是难以捅破。要捅破它,做点真正的研究吧。

 

六.财务体系大变革

成立以来华为没少搞运动,从市场部集体辞职、《华为基本法》大学习、“产品开发反幼稚”大讨论到“无为而治”命题作文、内部创业,每年都有新东西。

 

不过自从1998年拜IBM为师之后,表面上的运动华为是不搞了,更多的则是“触及灵魂深处的革命”了。1998开始搞IPD(集成产品开发),然后是ISC(集成供应链),还有IT系统的改造等。2003年IBM的咨询告一段落,华为内部过了几年的清闲日子。去年华为又把IBM请了回去,开始搞MM(市场管理)、领导力培训等一些项目。例如,今年年初任正非曾经发表了“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决策”的讲话,其实也就因为做这些改进项目有感而发的。

 

那么,我们就以军队来做比喻,搞好IPD相当于已经有了良好的弹药,ISC和IT相当于有了很好的后勤保障,MM则相当于有了一套多兵种协同作战的指挥系统。经过几番折腾后,华为的管理水平已经能够与真正的跨国公司相提并论了。

 

不过,华为的协同作战能力还有差距,就好比前面发现了一个山头,指挥员需要马上做出决策:到底是该用飞机轰炸,用炮兵覆盖,还是用导弹袭击更加合适,由于缺乏基本的数据支持,当时还很难做出判断。因此,华为现在又开始跟IBM搞IFS(集成财务系统),就是希望解决这个问题。没办法,优秀的公司都是自己折腾自己。在华为工作,就一个字,累。

 

七.EMT晋新人

众所周知,华为的决策机构是EMT(执行管理团队)。这些年来,虽然EMT的组成人员小有变化,有进有出,但是无论是“旧人哭”还是“新人笑”,都只是“老华为人”的内部调整。我这里所说的“新人”,指的是在华为并没有长时间的工作经历的新加入者。

 

从10月1号开始,原英国电信(BT)首席技术官和创新部门主管Matt Bross正式加盟华为,担任华为全球首席技术官(CTO)。一般来说,高科技公司的CTO都是非常重要的职位,他会决定公司未来的技术路线,是公司最核心的决策委员会的常务成员。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华为的首位外籍CTO的话,给人的感觉就是稍微有些名不副实,因为Matt Bross的职责是“致力于识别全球电信行业和网络架构的发展趋势,指导华为产品及解决方案围绕客户需求持续创新,并支持公司为北美客户提供创新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与其说他是CTO,不如说是营销体系中BD(业务拓展)部门的负责人还差不多。

从现在来看,EMT当中已经有人隐退,有人边缘,谁来填补他们留下的空当?一个当然是从下面提拔老华为人。但是,如果希望给华为带来更多的新视野和新气象,引入“新人”就势在必行。

2010年,举世瞩目的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即将举行。开赛之前,球王贝利那张“乌鸦嘴”照例会预测一番,但愿他今年不是太离谱。当然华为的猜想也需要时间来证明。

2009-12-15

这两天听朋友说,苹果即将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运营App Store的中文区。诺基亚则是几天前与上海联新成立了合资公司,预计会在国内推出自己的中文OVI平台。这两家公司之所以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运营互联网服务,还是受了国内对外资在互联网运营方面的限制,这同时也说明他们对于在中国推出移动互联网的服务非常着急,希望能够尽快落地。

目前在应用商店上布局的有三方势力:一是以苹果为首的终端厂商,目前非常积极;二是以微软、Google为代表的平台软件厂商,目前也正在积极布局;三是运营商,由于Google系统的开放性,国内运营商大多希望在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基础上再包上一层自己的中间件,然后开放给开发者和用户。

据了解,联通离推出自己的应用商店也不远了。移动的移动商店(MM)到底怎么样了?前一段时间我试图用自己的E71上MM,却发现当时没有能够适配的客户端,昨天再上去一看,已经有了。于是下载了一个MM的客户端,进入主界面,其中有软件、游戏、主题、视频、音乐、书城等几个主要频道。我在“软件”频道下载了一个免费的手机导航(网络版),出门不知道为什么用不了,最后还是只好使用原来的Google地图;然后我又进了“书城”,里面的书还真不多,目前只有1134本,下载了一本西厢记的连环画。最后我去了“音乐”,有27565首歌,随便挑了首梁静茹的《别再为他流泪》,以我2.5G的速度,在线听歌还没任何问题。不过如果希望下载的话,一首歌要一块四,如果选择50首包月的话是三块五;要想把这首歌设为彩铃的话,一首歌2元。

MM目前的视频内容也不够丰富,只有CCTV、东方卫视、CRI、央广、视讯中国、人民网等几个合作伙伴,我进了CCTV,下载每条基本上都是一元,不过目前我的E71好像适配还不太成功。

不知不觉,我在MM里面已经转了一个多小时了,下载这个,下载那个,十多块钱已经没了。突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OVI的本来意思就是“门”。不管是诺基亚、移动、苹果还是Google,他们现在都在争夺移动互联网的这扇“门”。用户一旦选择了进入某扇门,发现里面的世界很精彩,就会流连于其中,最后花掉不少银子。

也就是说,对于移动互联网服务应用平台的争夺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目前在全球来看,苹果已经是一马当先,但是在中国则胜负未定,无论是哪个平台都还没有成气候。谁会在未来的竞争中胜出?我想,关键可能在这么几个方面:

1.通过好的商业模式笼络住足够多的应用软件开发者;
2.吸引更多的内容提供者入住;
3.方便的用户体验和支付方式。

总之,这可是个讨好人的话,无论是谁要做这件事情,可不能再去当大爷了。不说电信的事情了,我上周五在我们《IT经理世界》的年会上碰到了新奥燃气的高层,问他:现在中石油中石化正在通过收购加紧进入下游的燃气运营市场,你就不担心吗?他微微一笑,说道:“燃气运营跟送气可是两码事,中石油中石化什么时候干过伺候人的活?”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所有希望做“门神”的老大们。

2009-12-10

前不久联创宣布放弃纽交所的上市计划,与亚信合并。经过此次并购之后,亚信联创公司将拥有8000名员工,成为全球收入和市值第二大的电信BSS/OSS提供商。3年前,亚信的日子可不像现在这么舒服,当时甚至传出有可能被电信设备巨头华为并购的消息,请看我当时的报道:“亚信:买进还是卖出”http://www.ceocio.com.cn/12/93/248/251/22647.html

 

还是在几年之前,我也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软件业发展得不尽如人意,我这里说的是独立软件开发商。我一直比较困惑有关部门每年发布的“中国软件企业排行榜”,其中总是把华为、中兴、海尔之类的硬件设备商排在前几名,在他们的设备中当然有很多很多的软件,但是国际上通用的软件企业排行榜中从来不会出现爱立信、阿朗等公司。以我的“小人之心”来揣测,估计也是有关部门觉得中国独立软件开发商的营收实在是不够大,最大的用友也不到20亿人民币,感觉没法交差吧。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发展了,中国企业也起来了。看看我关注的信息产业,制造业中的华为、中兴、联想、海尔、美的都起来了,营业规模也都到了千亿级了,在全球同行中的排名也都到了前几名,国际化的进展也不错,有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海外市场,开始赚洋人的钱了。互联网服务业是另一个亮点,无论是新浪、搜狐、网易,还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盛大,都拿得出手,当然目前他们还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做大规模拓展。

 

夹在中国的软件业过去感觉有些尴尬,过去的发展也有些令国人失望,请看“中国软件业失望与希望”http://www.ceocio.com.cn/12/93/248/272/23860.html。

 

这篇稿子给国内的软件企业们一些触动,直到几年后我采访一家国内软件公司的老板,他还在反复强调:“中国软件业只有希望,没有失望”。

 

确实,又过了3年,中国软件业整体向上的势头已经起来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在企业级软件领域,很多中国厂商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除了亚信联创在电信级软件领域之外,用友、金蝶在应用软件领域,普元在中间件领域,东软在嵌入式软件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为什么我们的独立软件商能做起来呢?我想,这里与国际软件巨头僵化的商业模式可能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全球最大的电信BSS/OSS提供商是Amdocs,这家公司早就已经进到中国市场上了,并且还收购了朗新这家国内厂商,也拿下了北京移动的计费大单,可是最后实施的情况却不理想。

 

因为这些国际软件巨头过去都是自己只管卖软件,服务则包给合作伙伴去做。这个模式本来也没问题,问题是他们把软件的利润都榨干了,留给合伙伙伴的利润空间非常有限,结果导致合伙伙伴提供的服务水平越来越差,最后也得罪了客户。比如这个北京移动的项目,Amdocs从以色列飞过来的专家就死活理解不了移动的很多需求,坚持要按照他们自己的模式。而亚信则是为很多省移动公司提供贴身服务,当然客户满意度就要高很多。客户是花钱的,本来就是大爷,你还要它迁就你,这个生意模式肯定是不太对头了。今年SAP出现的一些问题,其实也与这种生意模式有关系。

 

可是,以前为什么跨国的软件巨头们还能够这么做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国内软件公司的技术实力还达不到,比如说你做ERP软件的,用户并发数一多就死机,那可不是没法用吗?现在则不一样了。为什么呢?互联网时代,软件的架构转向SOA,转向云计算了,国际软件巨头们的包袱太重,积累的源代码数量太多,架构调整起来反而更难一些。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就想想诺基亚对于Symbian手机操作系统的两难态度就知道了。

金融危机对于中国崛起是个机会,对于中国的企业级软件公司也是如此,因为中国的企业客户已经破除了对国际软件巨头的迷信,开始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软件了。

举个例子,今年前三季度,用友面向集团高端客户的NC不仅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反而逆势增长了40%,签了20多个千万级的大单。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从技术上来看NC完全基于互联网的B/S结构以及平台化和组件化的技术架构更加灵活;从应用上来看,NC的财务业务一体化和集团管控更加适合中国集团企业的需求。

 

再说另外一家软件企业文思创新,他们曾经从印度外包巨头Infosys那里虎口夺食,拿到了美国软件公司Tibco的订单,这些年也大规模地参与了微软Vista和Windows 7操作系统的开发和测试,请看“到微软总部淘金”http://www.ceocio.com.cn/12/93/148/150/8628.html

 

如果让我们现在再看中国的软件业,我要说,前途光明,道路曲折。也许再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中国也能出现全球排名前几位、营收规模在100亿元以上的大型软件企业。让我们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2009-12-02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一段短信,据说是任正非的留言:“出名真的那么重要么,我看很多企业家才刚刚干了点事情,就整天四处布道,追求在无数聚光灯下,飞蛾扑火的瞬间快感。我觉得人若无名,专心练剑,一定有大成的机会。放掉名声两个字,真的有那么难么?”

 

对于很多企业的领导人来说,放掉名声不只是难,简直是太难了。我曾经听我的一位同事说过某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SP公司的CEO,当我的这位同事准备去采访他,和他们公司公关部对时间的时候,公关部的人说:“你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波了,这几天我们老板每天都要见好几拨媒体。”我自己也采访过一位颇有些名气的企业家,他还曾经被CCTV评为某年的“十大经济人物”,也是我前脚刚出来,扛着摄像机的电视台后脚就进去了。这两位企业家都一度是媒体的宠儿,电视、报纸、杂志、门户网站,到处都能看见他们那踌躇满志的神情。可是,他们的企业无一例外,都在上市一年之后就不行了,因为公司的业绩越来越差,最后都亏损了。

 

今天偶然翻起我的同事尹小山写的《本土雄心》,看到了我的老领导王超写的的几句话:“他是一个企业家,而不是商人。商人逐利,企业家成事。对企业家而言,赚钱是结果,不是目的。”他的这番话是用来评价用友董事长王文京的。

 

与我前面所说的那两位企业家相比,王文京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采访对象——每次都是少言寡语,面无表情,也没有丰富的肢体动作。 

但就是这么个看起来非常沉闷的人,却有着惊人的定力。2007年,微软曾经找到他,希望以20亿美元的代价,只是收购用友的少数股份,而且承诺将微软整个亚太地区中小企业管理软件的业务交给用友去做。既能够不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还能够得到中国之外的市场,任谁都会动心的,用友的很多高管也动了心。要知道,那个时候市场上曾经出现了好几只“微软概念股”,其中已经濒临破产的创智只是因为微软入股的传闻就一飞冲天了。

 

但是,王文京却坚决拒绝了微软的入股,只是因为微软的一个附加条件:用友放弃自己的NC产品线。在此之前,用友根据客户的规模,从高到低已经有了NC、U8、U6、用友通等多条产品线,其中只有NC最特殊,因为它是用友针对集团客户的最高端的产品,而且只有NC是基于J2EE的技术架构的。熟悉企业IT架构的人都知道,目前企业级应用软件基本上都是基于两种技术架构,一种是J2EE,另一种就是微软的.Net。如果放弃了NC,用友也就等于将自己的技术路线完全绑在了微软的战车上了,虽然从短期来看王文京的个人收益并不算小,用友的股票一涨,作为大股东的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享受到数倍的收益。但是,从用友长期的利益来看,他还是放弃了这块看起来诱人的蛋糕。

 

如今,王文京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通过NC,用友打入了最难进入的集团客户市场,近几年每年的增长率都在50%以上,成了用友的利润奶牛。为什么王文京能够如此的坚持?我想,正如王超所说的那样,他是企业家,不是商人。在中国的企业经营者中,企业家少,商人多的是。局不见很多企业的老板,上市成功之后就志得意满,不思进取,或者不再踏踏实实地做实业,而是想着怎么通过资本运作来增加自己的财富。最后的结果呢?企业不行了,自己往往也没有好的结果,黄光裕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在这里,我要说几句投行和媒体的坏话,虽然我自己也是媒体的。投行的人都是忽悠的高手,他们的目的只是忽悠你上市,然后在短期内获得高额的回报,他们是不会关心你长期的死活的。媒体则是嫌贫爱富,企业上市了,发展起来了,就有无数的媒体扑上去,为其歌功颂德;企业不行了,马上就会门前冷落车马稀。当然,我不是说投行和媒体就是万恶的旧社会,他们也有自己运作的规则。我想说的是,作为企业家要有自己的长期目标,并且具备坚定走下去的信心和耐力,而不要被这些人给你设定的短期目标所迷惑。

 

中国企业怎么才能做到世界级?首先需要任正非、王文京这样低调而坚定的企业家。

2009-12-01

很多人对联想集团最近的举动迷惑不解:一年多以前1亿美元把手机业务给卖了,现在又花了两倍的价钱重新买回来。我倒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理解:卖出的时候是前CEO阿梅里奥主导的,为了短期的业绩;买进的决定则是现任CEO杨元庆做出的,为了长远的利益。至于联想所说的为了移动互联网,当然也没错。虽然联想集团为了买进手机业务发行了一部分新股,有个摊薄效应,但是周一联想集团的股票仍然上涨了将近5%,高于恒指当天3%的涨幅。

下一步估计联想会推出类似MID和智能本等介于PC和手机之间的产品,当然中国移动的Ophone也会是一大重点,但是我更关心的是联想其实已经开始在固定互联网上做些尝试了,这些尝试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上做什么“小Y”的营销,在淘宝上开个网店,而是联想集团有可能再次在互联网服务领域发力,就像当年的FM365那样。

为什么这么说呢?近期我的邮箱里接到了一个联想Idealife软件的试用邀请,网址是http://idealife.lenovo.com/,我下载了之后,发现这不又是一个FM365吗?只不过现在不是通过浏览器而是通过客户端来提供服务。

看看联想是怎么介绍Idealife的:

idealife是联想公司整合各类互联网丰富服务和内容,以快捷的桌面客户端方式展现,方便用户快速享受丰富、精选的互联网服务,目前包括“资讯”、“游戏”、“影视”、“音乐”、“阅读”、“服务”六个频道。idealife内容几乎能够满足各类用户的不同需求,休闲娱乐、读书服务、个性定制无所不包。每天来自10家的各类精选新闻资讯满足你的不同需求,无聊时可以轻松的打打游戏,既有满足专业玩家的大型网络游戏,也有快速上手的网页游戏、休闲小游戏,同时还有经典热映高清大片、用户原创的各类分享视频;心情不错时在几十万首的曲库中点上几首歌,边听着歌曲边看看各类经典畅销小说和风靡的原创网络文学;如果电脑出了点小故障,不用担心“联想服务”可帮您快速解决;idealife的内容及应用还在不断的增加和丰富中,很快我们将推出“电脑健康扫描”和SNS应用服务,相信在广大用户的支持下我们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

 

我的天呀,难道联想又要开始做网站了?想想短期内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大,但是联想显然正在利用自己广阔的PC渠道,帮助其他软件厂商销售软件和服务,这样一方面能够提高PC用户对自己产品的粘性,另一方面也能够通过服务分成赚点钱。

那么,长期来看,联想会不会再战互联网的江湖呢?听听柳传志在周一的媒体会上是怎么说的吧:
柳传志:你的意思是联想集团将来是不是要发展内容服务的业务是吗?

媒体:对,就是在程序解决方案方面。

柳传志:因为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后给所有做电脑的企业都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机会,有可能像云计算方面发展要做大的服务器,也有的像终端手持产品方向发展,但是也有的可能会向内容服务或者和其他内容服务商联合,我觉得在联想集团未来发展中除了硬件产品以外,有可能和其他的内容服务商合作能够把硬、软件的结合点结合得更好,我想有可能往这个方向努力。

媒体:也就是说两种模式都会有是吗?

柳传志:对,并不排除有其他模式的可能。谢谢。

也就是说,联想很有可能会去做互联网服务。实际上,在企业级市场,联想已经推出了联想企业网盘https://www.vips100.com/的服务,中小企业可以把自己的信息存到联想提供的后台网络存储空间里,很方便地进行查询、修改和大文件传输。这个东西目前也还是在试用阶段。

因此,无论是在消费市场还是企业市场,联想都将会推出互联网服务业务,这也是大势所趋,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如果仍然还只会买PC,不仅利润越来越低,将来还会死得很难看。但是,我觉得基于当年FM365的惨痛失败的教训,仍然有必要给联想提个醒:

1.互联网业务一定要有相对独立的部门和专业的人去做,并且有很好的利益分配机制;
2.不要脱离目前的PC和手机去做互联网服务,而是要把硬件、软件和服务结合起来;
3.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不要又是见不好就收的机会主义。
向互联网转型,联想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