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冀勇庆

丁磊说,“BAT大家的模式不同,阿里和百度还是流量模式,网易是内容供应商。三小虎利润加起来还没有网易多。所以,别把不吭声的鳄鱼当壁虎。”

丁磊沉默已久。他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痛快人,聪明在于你刚出口几个字,他就知道你想了解什么,痛快在于不遮掩、不回避。网易是家有趣的公司,在热火朝天的一波又一波浪潮中,它每次都没有第一批冲到巅峰,而是活在自己的节奏里,还有滋有味

下面是他的产品观、格局观、人生观,只有在面对一个问题时他有点羞涩,那是谈到林志玲。去年网易推出网游《大唐无双2》,丁磊与代言人林志玲共同献唱游戏主题曲《带我飞》,“之前我们不认识,同事安排的,”他摆了摆手,“咱们别提这事了。”

做一款“够屌”的产品

CE:网易也做了不少的APP,你对哪几个比较满意?

丁磊:总体都满意,他们都有不同的受众群体。有道就有词典和云笔记两个APP,北京有一个新闻客户端,杭州有云阅读和云音乐。江湖上还有其他的7个音乐APP,百度、QQ、多米、虾米、酷狗、酷我、千千动听,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我只做了一年,但是网易云音乐对产品的理解是最独到、最贴近用户的。

真正听音乐的人,第一非常注重音质,音质里面有细节,这个细节哪怕很小,哪怕零点几秒钟的声音都很性感,很好听。第二,以前的音乐是以唱片的形式发行,你有没有注意过,一张唱片拿来第一首到第十二首,你把里面的次序打乱,你这样听音乐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没有按照专辑整理,都是按照单曲,我们是按照一张一张专辑在整理。第三,音乐可以拼凑,可以做成歌单的形式,我把一类的歌整理出来给你听,就像串烧一样。

这些都是我们的创新,云音乐是真正为爱音乐想听音乐的人打造的一个产品,你在上面会发现越来越多好听的音乐。我还告诉你,老外的产品也做不过我,我在这方面有百分之一万的信心,我把这个产品给日本的朋友用了,他们说整个日本都找不出这样的产品。

网易云音乐的界面用的是黑胶唱片,这不仅仅是一个视觉上的感觉,你们注意到黑胶唱片旋转的速度吗?有人做的效果转得非常快,结果用户就觉得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不爽,但是我这个转速调得人看了比较爽,就按照这个速度转,转的时候下面有一个小菜单出来,里面有一个相似的歌曲,你就可以知道听这首歌曲的人还在听什么样的音乐。我在微博上看到了很多评论,说网易云音乐太屌了。

CE:你这个“屌”有点精英的味道,而现在互联网是得屌丝者得天下,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网易的产品很“屌”但是却不太符合屌丝的口味,市场上并不是那么成功,你觉得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丁磊:首先,你要看那是不是你的市场。比如说网易新闻客户端这件事情,很多人还处于段子文学的阶段,还看什么新闻呀?但是这并不是我的一个借口。我们在新闻客户端的新版本里面会加入很多个性化的推荐栏目,变得老少通吃,上下通吃。

音乐这个事情,我是最后一个做的,现在市场小那是正常的,但是我相信替代竞争对手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一点不担心这个事情。那些小公司已经把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培养起来了,就像人们现在开始懂得品红酒了,然后是法国红酒,再是五大名庄,一步一步来。

CE:你做产品的思路喜欢后来居上,但是有些产品进来晚就没机会了,比如说当年你也是后来才做的网易泡泡,结果就没赶上QQ。现在你才做易信,怎么才有可能赶上微信呢?

丁磊:没错,但是易信会成功。我们下个月版本会有很大的创新。我反思泡泡没有成功的几大原因,做了非常深刻的反思。比如说用户要一个一个添加好友,这时候QQ已经有了好友关系,的确非常难。易信是不一样的,我取得成功的意思不是把微信干掉,而是和微信共存,这就要有非常大的差异化,我们已经做出来了那你就看吧。

其实也就是通过一个强功能,就能够(把人)拉过来。最近有一个APP叫做“秘密”,这个玩意儿,如果你们100个人当中有10个人经常上去嘚啵一下,其他90个人就有动力上去了,人都是有围观精神。“秘密”也没做很多推广就流行起来了。对于易信我们是有信心的,我们也想明白了。

在线教育的产品逻辑

CE:网易有道这次为什么要进军在线教育?

丁磊: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赶得太早市场没成熟,太晚了又追不上人家。刚好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中国掀起一波在线教育热潮,我觉得这时候进入既不早也不晚。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我们前期储备了大量的用户,比如说想学英语的人都知道有道词典这个产品。我们就跟用户说,你要不要来一次四六级突击考试的在线培训?我们还准备了一些措施,如果你没考过,我们还把学费还给你。我觉得,做任何一件事情时机都很重要,早了不行,我相信(在线教育)也有很多挂掉的人。

CE:在此之前,我们看到网易已经做了有道词典、网易公开课、有道云笔记这些产品,你一开始就有一个宏大的布局吗?

丁磊:做有道词典,实事求是说,是他们想出来的,说我们有搜索引擎,我们做个词典吧?我当时觉得很无聊,做词典还需要搜索引擎技术吗?随便买两本电子词典往里面一输不就完了吗?后来周枫(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教育我说,老板不是这样的,互联网的发展,每天出来很多新鲜的词汇,比如说“屌丝”怎么翻译,“不折腾”怎么翻译?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买几本辞典能解决的,要用大数据,要用数据挖掘和统计来解决,这样就出来了一个有道词典。

如果你们去微博上搜索有道词典,发现很多人都说这个辞典太“屌”了,这么偏门的单词都能翻译得到。做公开课是因为版权的问题,我们发现世界上居然存在着CC版权(非商业性使用的知识共享版权)。我始终有一个梦想,把最好的课能够让大家分享,会很开心,是在为大家做好事。我自己读高中和大学的经历中,我的课程好不好完全跟对这个老师是否感兴趣有关系,好的老师这堂课充满了欢乐和笑声,不好的老师一进来我就想怎么下课时间还没到。

我相信,美国的公开课经过这么多年经受了学生的考验,只是因为语言的问题没有人愿意投资去做。我们就承担了这个责任,我这家公司看起来好有钱,利润也不错,我拿这么一点钱出来,每小时2500块钱,100小时也就是25万人民币,你能做这件积德的事情。这些内容放五年、十年,大家回过头来看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在做公开课的时候就说,爱下载就下载,爱盗版就盗版,我的目的就是让知识的传播和普及变得没有障碍。后来我很开心的一件事是,自从网易做了公开课,新浪也做了,搜狐也做了,腾讯也做了,我说这是一件好事情,大家一定要一起来做,对整个中国的教育是一个推动。

CE:既然大家都在做公开课了,你如何保证你用户体验处在领先位置?

丁磊:没有信仰是做不长久的,做不好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得好,是因为我们精神上有信仰,金钱上有资源和支持。所以几年下来就像一场长跑,他们落后了。当然,我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跟新浪、搜狐、腾讯比,因为他们能进来就是一件好事情,不能说一天到晚拿这件事情开涮:既然人家做了也是善心,就没必要比善大善小的问题,还要有这样一种理念在里面。

网易的公开课里面能看到一个标注,曾经参与过公开课项目的人都把名字写在里面,现在大概有200多人,有些人给你提意见说你的产品有什么问题要改,有些人说你的产品这里错了,还有我们公司内部曾经参与过的人,不管离职的还是在职的,都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上面,感谢他们对网易公开课做出的贡献。

CE:你所说的“信仰”是指哪方面的?

丁磊:不管做有道词典还是网易公开课,你都要通过产品给用户带来美好的体验。讲句不好听的话,中国有些企业做出来的产品是有问题的,但是嘴巴上一天到晚还在说做慈善,产品做得好才是最大的积德。

CE:网易的产品中,网易云阅读和网易公开课都跟教育有关,网易新闻客户端和网易云阅读也都可以拿来看新闻,未来你会把这些产品整合起来吗?

丁磊:不整合。网易公开课是以视频为主,网易云阅读主要是读小说和看资讯为主,这两个是不同的群体。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网易云阅读的很多用户是女性,不是男性。女性更愿意在家里熬得住看小说,男性更喜欢看视频。

网易云阅读和网易新闻这两个也完全没有重合。打个比方,新闻信息的时效性非常重要,看时尚和看新闻是不是两回事儿?肯定是两回事儿,新闻一个礼拜出一期就不叫新闻了。

CE:到现在为止网易大部分的收入还是来自于游戏,为什么你对有道特别偏爱,好像有道的发布会每次你都会出席?

丁磊:游戏(的发布会)我也出席了。公司的同学们开发一个新产品不容易,我出来一下也就两三个小时,这是对他们的肯定。你不来的话,他们心里会想老板怎么看我们的产品,心里会犯嘀咕。

“我是个90分以上的产品经理”

CE:现在网易的每一款新产品你都会用吗?听说你发现了一个产品的问题,会越过层级,直接把问题抛给产品经理,这样会不会给他们很大的压力?

丁磊:用。我们有一个群,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群,手机产品都在移动端上。这个问题可能是我发现的,也可能是微博上有人吐槽,我要截屏下来丢给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快速的反应机制,人总是会打盹的,现在通讯手段那么快,看到以后他们立刻会打起精神,会注意一下。

这是公司一种文化,这时候我不是老板,我是用户,我是评估者,这不决定你提拔,也不决定你是否加薪水,所以你不用害怕。

一般开会的时候我都会跟他们讲应该做什么,有些东西特别是移动端的东西不要做得太重,要做得轻,注意产品的变化。

CE:何为轻,何为重?

丁磊:就是功能不能太繁琐。比如说网易云阅读现在就在做减法,做得轻一点。这么多APP竞争下去,最后还是剩下几家有实力、有资金、有创新能力的公司站得住脚,手机上也不可能什么都装。

CE:现在手机游戏很火,网易好像在这块做得比较慢,这是为什么?

丁磊:我很看好手游,我们已经发布了《迷你西游》,成绩非常好,日流水额我们远超100万元,现在苹果畅销榜上名列前茅。

我觉得你们对互联网公司的反思要这样看,我不跟风的,比如说开心网很火的时候我不做开心这样的产品,我想清楚才干。当年唱吧很火,我们也没有跟风,反而我们回到自己想要做的几个产品线上。比如说阅读,培养中国的原创小说作家,这是我们要进去的。还有有道词典的线上教育,我们也觉得意义重大,也要进去。最近,我们还做了一个BoBo秀场,我们认为这也是对的方向,想明白了我们才进去。

这也包括易信,我开始做的时候就觉得易信是一个方向,一定要做,不做就是死。手机通讯很重要,流量最大。

CE:网易看起来有一点儿逆互联网化,大家都在讲“唯快不破”的时候,网易做什么事儿都要想一想,基本上不做老大。

丁磊:做产品决策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被动,就是老找不到好的产品经理,我有一个好的想法的时候没有办法下手做,就是没有好的产品经理,好的产品经理要有足够的想象力,既要懂用户需求,又要有技术背景,又要有一些商务谈判和运营的能力,是一个综合体。就像我们做游戏的时候,有时候想一想没有好的策划,就算了,不做了。就跟拍电影一样,没有好的导演拍什么电影?

有些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品经理,他们最多叫项目经理,产品经理就像造一栋建筑一样,是个设计师,项目经理是个包工头,包工头是落实和执行细则的,设计师能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让人更舒服,解决体验的问题,包工头是落实执行的问题。在技术论坛上你只能找到技术人员,找到产品经理太难了。

CE: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吗?

丁磊:不错。如果我跟我的几个团队在一起,打90-95分是绰绰有余的。我想出来的东西有人会帮我踩刹车,这很重要。他们是评估者我是创新者,我(把想法)丢出来以后这帮人会考虑:老板你这里可能没有考虑到。我觉得有道理,那就先不做了。我会天马行空地乱想,他们一天到晚帮我踩刹车,但是大家一旦达成共识就立即执行。

“快”不是特别重要的互联网思维

CE:最近阿里巴巴和京东都在准备上市,你怎么看电商这个行业?

丁磊:马云对整个中国的电子商务起到了重大的示范和教育意义,发展和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淘宝这个商业模式也是天时地利人和,你不能说全中国就淘宝好,这两年稍微靠谱的电子商务公司其实都活得不差,1号店也不差,唯品会也不差,京东也不差。电子商务的核心是“商”而不是“电”,摆地摊卖假货都能赚钱。

我做过类似的拍卖网站,后来觉得假货太多,心里就会特别纠结,老是有投诉,给人感觉做平台怨气很大。现在我们自己做采购,自己做品质把控,自己运送,自己销售,当然也可以跟好的渠道商合作。电子商务我们也有做,但是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我的电商做得很好,但是你们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到年底会给你们看成绩单,会比你们想象的要NB很多。但是问题是这个业务做出来跟我也没关系呀,都是我下边的弟兄们干的,我只是不反对就够了。

CE:现在大家经常说BAT三大巨头覆盖了所有的产业,往下看还有三小虎,小米、京东、奇虎360,网易夹在中间,你自己怎么看这种竞争格局?你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丁磊:BAT大家的模式不同,阿里和百度还是流量模式,网易是内容供应商。三小虎利润加起来还没有网易多。所以,我们是不吭声的鳄鱼,别就当我们是壁虎,跟他们吵有什么意思,自己把产品做好,做点儿有理想、有信仰的事情挺开心,不要跟人家圈那个地。我也了解里面有一些公司的管理还在摸索,还在糊里糊涂,我们公司已经走了17年了。

CE:说到管理,网易的管理是不是太松了?

丁磊:你跟我们一些部门熟的话,就知道我根本不管他们。我们有点儿像联邦制。

CE:都说移动互联网重要,我们在网易身上却没有看到一个系统的移动互联网战略,都是各个条块的产品自己往前滚动,为什么会选择这种路径?你们在移动上到底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

丁磊:网易的方式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说地图,我们就不做。地图首先很重要,但是我觉得世界上做地图的公司已经很多了,干吗还去折腾,把地图上别的东西做好不就可以了吗?谷歌地图做得很好,苹果地图也不赖,百度、高德、搜狗都在做地图,干吗非要削尖脑袋买一个地图?

相反,跟内容和文化相关的我会比较感兴趣,我们就是内容提供者,这是我们很擅长的。未来市场上做内容的绝对会有一席之地。

CE:现在大家都在谈互联网思维,谈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丁磊:这个改造特别厉害,比如说嘀嘀打车,打车软件对传统叫车服务的影响蛮大的。这两家公司(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确对汽车利用率的提高非常有帮助,很多人因为多接几个单收入就提高了,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改造成功的案例,真不能小看。

其实现在中国最大的翻译公司可能是有道,除了机器翻译,有近万个翻译员,马上接单马上翻译,这也是对翻译业务的改造。原来怎么翻译?找个人花三五天翻译,翻译完了还有很多错误,今天就是直接一个文章给你,译员们开始瓜分这个翻译任务,三四个小时就搞定。我干这种事情很有成就感,有道翻译做了好多年,我都生气觉得他们做得不够大,我觉得至少要把中国30%-40%的人肉翻译市场给改造了。

CE:你做了18年的互联网,你觉得有“互联网思维”这个概念吗?你总结的“互联网思维”是什么?

丁磊:绝对有,但是你要拿出东西来才能证明你有。我的互联网思维中“快”不是特别重要,精益求精、极佳的用户体验,这两个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专注”也是对的,但是这本来就是传统行业的定义,不是互联网行业专有的。我的产品每一个版本都要精益求精,你根本不要看竞争对手怎么样,竞争对手犯错误的时间是大把的,不要因为快,把自己搞死了。

CE:你做产品这么谨慎,难道就不怕错过时机吗?

丁磊:我觉得时机都是一个假命题。比如说某些门户网站以前做新闻做得特别好,现在的新闻客户端就做得不是特别好,不如我做得好。

我们现在新闻客户端新版本做了很多创新。以前传统的阅读是看报纸、看杂志,或者PC看完一关就走了。手机是早上上班的时候要看,中午吃饭的时候也要看,晚上等车的时候还要看,阅读的次数增加了,阅读量大大增加了,你怎么把节奏把控好,让用户每次都能读到新鲜的东西、好玩儿的东西,感到可读性非常强?我们新版本做到了。能提出这个想法的人,在我们公司没有,他们都不会这么想,是我想出来的。

我说移动阅读要有节奏,从早上八点,就像吃早餐,早餐是什么,午餐是什么,晚餐是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看什么,我要把这个节奏把握好。电视台就是有节奏的,早上有早间新闻,有午间新闻,七点钟新闻联播,新闻联播之后焦点访谈,焦点访谈之后来一个电视剧,九点钟又有一个新闻联播。这是有节奏的。

我觉得机会是随时存在的。2007年苹果做手机,早在1993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已经在做手机了,你觉得它晚了吗?它没晚,它做了一个智能手机出来。但是你不能说诺基亚没做过智能手机,诺基亚有一个手机叫9110,他们也尝试过做智能手机,但是就是没成功。你知道,乔布斯在1995年就做过一台PDA叫“牛顿”,他在“牛顿”上交了无数的学费以后,到2007年做iPhone的时候才成功的,你不能说他一拍脑袋才想到的,之前没有“牛顿”的积累根本不可能做出这个手机出来。

一些事情能成功,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你说偶然吧可能有,但是肯定也是交了无数的学费之后,才明白下次我干这件事儿从哪儿开始干。

为什么不焦虑

CE:从网易这边出来的人,创业成功的概率比较高,这是为什么呢?他们离开你是不是因为你像传说的一样太“抠”了?

丁磊:很多出来的人还是从我的媒体部门出来的,他们做了很多年的媒体以后再也不愿意做媒体了,就去做YY,做陌陌,做粉笔网,做猿题库了。为什么?他们一方面会揣摩新时代用户想要什么,想要社交、教育还是秀场?但是有一点可以看到,就是他们媒体做得太痛苦了,这方面你们应该有感觉。

我觉得,如果每次创业都不是一个人出去而是带一帮人出去,对我们公司的影响比较大。这些行为也能反映出有些创业者比较自私,不顾我们公司的利益。

这种创业跟我们管理上授权过大有一定的关系。我想,年轻人有想法去体验一下,不管成功与失败都是可以理解的。产品好还是坏,成功与否,有些我不能过早地下结论,不能说你拿到投资就成功了,中国拿到投资的公司每天都在倒一大批,昨天就有一个饭统网关了,其实接下来倒的公司还会非常多。

CE: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的创业者,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创业更容易成功?

丁磊:比较年轻的一代最近有两家公司上市,比如说汽车之家,我觉得他们做的还是挺专注的,非常专注地在汽车频道里不断地死磕。再一个是优酷。在视频时代到来的时候,他们创新也很多,比如说做自己的剧,这都是让整个互联网的内容更加多元化,也是OK的。回过头来看某些天使投资机构成立大概也有5年了,当年也是一帮牛哄哄的人在里面,数一数哪个项目成功,哪个失败?

其实,创业成功跟创始人的性格、决心、能力都有很大的关系。你看刘强东他性格中有一个特点是很坚持,每天都要开早会。我们可能更富有创新精神,他们公司的内部管理比较压抑一点,肯定不能像我们几个人这样夸夸其谈,但这也是一种成功的特质。

CE:张朝阳当年是跟你同时代创业的,现在他非常焦虑,因为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来了,我看你还挺好,你为什么不焦虑呢?

丁磊:我觉得这跟性格有关。

CE:网易的现金流这么好,为什么不做一些收购而是所有的产品都自己做?你买一个做在线教育的公司,不比你从头开始做快一点?

丁磊:我们正在找,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讨论这件事情。我们也在投资,只是我们投资的领域跟BAT他们不太一样,我们投资了很多游戏公司,还投了“小龙女”的教育公司“梯子网”,我们也投了很多硬件公司,以后会告诉你们的。

CE:你养猪也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怎么样了?

丁磊:我们有个人在负责,那个做得很棒。我打算9月份弄好了直接上中央电视台PK,真好吃,我还养鸡呢。我有2000头猪,做完了整个模式的复制成本很低。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个山沟沟的荒地不是很便宜嘛,我们租了之后用新技术把地平整了,建设现代化的基地,不打桩不浇水泥,你可以把房子拆掉搬到别的地方。如果在北京有熟悉的老板,我们把整个模式拷贝给他们不就完了?养鸡几十万就够了,养猪要稍微贵一点。我没有把这个当产业做,也没有玩票,而是把它当做一个可以推广的系统来做。

其实我真的是想解决中国农村贫穷的问题,我建议这些人在农村好好地从事养殖业,就不要到城里打工了,不要产生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青壮年到城市里的问题。外界总说我们怎么还没吃到,怎么还没吃到,非常的着急,这也反映出嘀咕和抱怨的人对农业的生产太不熟悉,总是很急。今天我们这里是法国红酒中心,一棵葡萄种下去,几年后才能摘下来酿成葡萄酒?一棵葡萄种下去,要八年才能摘下来酿酒,而且头几年的酒还是不好喝的。我们养头猪,才三四年很多人就急了,关键也没有人站出来替我说两句话。我不去跟他们这些人计较,我就做我的,我行我素。

CE:多年不当首富了,是不是有点失落感?

丁磊:没有,中国根本不重视有钱人,重视的是有思想的人,我争取做个有思想的人。怎么有思想,就是多想,多读书呗。我最近在看《思考的艺术》这本书,也喜欢看罗伯特·希勒写的《动物精神》和《非理性繁荣》。

我很早就很喜欢张忠谋(台积电董事长)这个人,因为他改变了芯片行业。以前芯片设计和制造是一体化的,现在设计就是设计,制造就是制造,以后苹果的芯片都是他来代工的。我最早接触到张忠谋,是看了他写的一本书《我的上半生》,讲他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跑到台湾去创业。其实台积电这家公司当初也是政府的,是台湾工研院开的,他56岁去台湾加入了这家公司。我当时26岁,人家56岁都能创业成功,我怎么就不能?这本书对我影响太大了,我是从台湾带回来的,大陆没有发行。

还有就是施振荣写的创办宏碁的书,1995-1996年出的一本,那个时候是宏碁最鼎盛的时期,到了他写《再造宏碁》那本书的时候,宏碁就已经不行了。这个行业太残酷了,你看现在雷军做得好,不代表他将来就一定做得成呀。


上一篇: 移动搜索的“苹果”熟了
下一篇:互联网+旅行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